P1010013.JPG

早餐時段,總是忙碌非常,『每日咖啡』的客均價為100元,希望在早上就完成100單,將營業額衝到10,000元,接下來的時段才能悠閒一些,阿吉忙著處理雞胸肉、抹醬,婕思也正以最俐落的手法製作最受歡迎的招牌拿鐵,從克魯斯豆坊大量買來的招牌豆製成的濃縮咖啡,加上如絲綢般緩緩倒出的牧場鮮奶,若是喝熱的就蒸成奶泡,喝冰的就添加冰塊與咖啡調和,滋味各有千秋,臺灣一年當中有九個月以上都氣候炎熱,所以喝冰拿鐵的客人佔大多數。

 

大排長龍檯前,來了一個不陌生的面孔,原來是靜香,白色襯衫和灰色的筆挺窄裙,帶著粗框眼鏡,拎著一個褐色的大包包,裝束俐落而幹練,

『冰拿鐵無糖和蛋沙拉全麥土司!』靜香一面和阿吉點餐,一面把一個紙餐盒遞給他。

『喏~這是蘿蔔糕和蛋餅包薯餅,請你吃!』阿吉一向貪吃能吃,送食物給他絕對不會被浪費,

『咦!這是你的早餐嗎?熊大做的?』阿吉曾經聽熊大說他每天會送早餐給靜香吃,

『對阿!可這太油了,早上沒胃口吃這些!』靜香無奈地說,

靜香拿了做好的餐點,翩然離去,阿吉和婕思繼續忙著手邊的生產線,到了九點半,人潮減退,兩人才稍微輕鬆起來,婕思找出美國歌手Prince的唱片放在黑膠唱機上,有點魔幻的嗓音,與咖啡店悠閒下來的晨間意外地搭,她熟練地拿出Moleskine的筆記本、紅黑兩色的三菱耐水性原子筆出來作帳,這個牌子的筆記本她愛用多年了,油布封面的表面,堅實的裝訂,紙張光滑韌度佳,還有一條保護的束帶,不但質感好,這個品牌所象徵的精神:謹慎、樸素、不凡,也是婕思非常的欣賞的商家特質。三菱原子筆從學生時代就開始用,粗細剛好,不易斷水,這麼好的商品想不到那麼多年還是持續在生產,真好!

 

阿吉在另一端的吧檯吃著靜香給食物,婕思皺起了眉頭:『味道挺重的!以後不准在咖啡店吃這種東西!』

『熊大郎做給靜香的,既然美人不吃,只好我解決囉!』阿吉又咬了一大口薯餅,還正在吃,常客黎詩就推開了門走進來,

『哇!今天聽Prince耶!老闆娘給我一杯肯亞AA!兩顆蜂蜜斯康餅。』

日曬處理的肯亞AA酸度明亮,若以虹吸方式處理,更可以察覺其酸度的有稜有角,每喝一口都有一種如瀑布灌頂的清醒感,搭配節奏感強烈的Prince,特別能振奮人心。

『美好生活提案』購物平台負責人,黎詩,38歲,年收入千萬,明明擁有自己的辦公室,但仍喜歡跑來『每日咖啡』窩著,享受不被眾人找到的安全感。

『在記帳啊?最近生意還好嗎?』身為一名精明的生意人,黎詩對數字自然相當敏感,

『過得去囉!主要要靠早餐時段的外帶生意,把量做起來,平日的下午時段和晚上時段大概就是在回饋常客而已,哈!沒有以前在金融業好賺啦!』婕思一面磨豆一面回答。

『其實我覺得可以做一些有每日咖啡特色的產品耶!比方說濾掛式咖啡搭配刻有每日咖啡字樣的杯組,還有用咖啡渣混和棉花的透氣材質文創T Shirt,圖案我們可以和插畫家合作,還有推廣你愛的黑膠唱片,甚麼樣子音樂適合配什麼咖啡...』說到商業點子實在沒有人可以贏過黎詩。

『好了好了!我還不想那麼累!』婕思搖搖頭,把一杯果香銳利的肯亞AA放在黎詩面前,杯子上面仔細描繪著小蒼蘭,每一寸的線條都是謹慎小心。

黎詩正要好好享用咖啡,冷不防地瞪了阿吉一眼,

『搞甚麼阿?吃味道那麼重的食物,我的肯亞之花都被你折了!』

身為一名熟客,黎詩罵起人來完全不留情,

『對不起啦!詩詩姐,這是熊大作給靜香的,靜香說太油不想吃,我才幫她解決的,保證下不為例!』

『唉!這個熊大,我看這段戀情很危險喔!』黎詩搖搖頭,

『喔?是發生甚麼狀況嗎?』婕思好奇地問,

『前陣子我去莫斯利牛排館,和一個新接洽的店主談上架,隔壁桌一個小美人兒看起來好眼熟,我一看,不就是熊大女友嗎?』黎詩啜了口咖啡,

『嗯嗯!然後呢?』阿吉急忙接著問,

黎詩擺擺手,繼續說:『我一看是熟面孔就一直側耳聽他們說些甚麼,這姑娘應該是跟她的電視台主管吃飯,話題內容似乎是有意將她培育成主播,而且還讓她駐美外派兩年見世面,這姑娘聽完眼睛都亮了,我看這事一定會成!』

『哇!美國!那熊大怎麼辦?他還心心念念的想著成家耶!』婕思不禁替熊大擔心,

『還能怎辦?收拾行囊跟著去美國開美食直播啊!更有市場!』阿吉眉飛色舞的提議,

『我看沒那麼簡單喔...』黎詩幽幽地說。

 

過了一個多禮拜,沒看到熊大郎,反倒是靜香來了,帶來的客人竟然又是那位高盛的分析師!那位梳油頭的分析師似乎很中意這間小店!點了他上次喝過的巴拿馬藝妓,靜香則是冰咖啡歐蕾和水果鬆餅,言談之中都在聊美國的事情,分析師本身家人住在美國,因此對於該怎麼找居所和開始在異鄉生活,他頭頭是道地給予建議,與黎詩之前提到靜香要派駐美國,兩者似乎是可以串連了。

『欸!熊大知道你要去美國了嗎?』阿吉端上盛裝在波斯菊波蘭陶盤上的鬆餅,不識趣的問了一句,

靜香面部表情微慍,擺擺手示意阿吉別多問。

下午三點多,大概聊了一個多小時吧,分析師看起來還有事,便先提起包包離去且紳士地先去結帳。起身的瞬間是一股厚重的愛馬仕古龍水氣味。

靜香繼續慢慢吸著眼前那杯冰咖啡歐蕾,一邊慢慢吃著盤子上的藍色莓果,

『既然決定要遠行了,還是跟熊大說一下吧?』婕思實在不想管別人閒事,但熊大郎一廂情願想結婚,事情發展至此實在很擔心他會想不開,

『老闆娘!我還年輕,還想去多看看這個世界,總不可能從24歲開始就每天窩在熊大的套房吧!』靜香突然向婕思如此說道,情緒頗為激動。

熊大確實是除了吃飯和喝咖啡以外,不太外出的宅男,連皮膚都呈現像棉花一般雪白的顏色.

『你沒有不對,這只是人生選擇問題,就像熊大郎去書店買漫畫,而你買村上春樹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想看的書。只是,把話說清楚了,對你們雙方都好!』婕思安慰道。

靜香也是個果敢決絕的女孩,一口把咖啡飲盡,拿起包包安靜往門外走去......

 

晚上六點,通常是熊大郎直播吃東西的時間,但今天卻反常地很,熊大桶槽大頻道關閉著,他的追蹤者兼好友阿吉不禁擔心了起來,

『老闆娘!熊大郎今天沒說他吃甚麼耶!』阿吉有點慌張,

『休息一天,有甚麼大不了?』婕思一時還不以為意,

『下午靜香走出店門時一臉要去和熊大郎攤牌的樣子,你不擔心啊!』阿吉提醒著,

對呀!這可不妙,婕思不禁有些緊張,但遲早要面對的課題,擔心又有甚麼用呢?

婕思慢條斯理吃了一小片乾酪三明治,喝了一瓶柑橘口味的沛綠雅氣泡水。

晚間八點多,店裡送走了幾個來吃輕食的OL,阿吉突然接到常客倉鼠的電話,

『我在小八居酒屋遇到熊大!他好像喝醉了!』倉鼠十分緊張,

『叫倉鼠把他帶來吧!』婕思對著阿吉說。

晚上九點多,已過了每日咖啡的營業時間,熊大郎和倉鼠終於狼狽地抵達,只見熊大郎今天穿著一件寫滿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的白T shirt,雖然沒有開直播,但衣服還是有挑過。

『這傢伙被甩了,雖然如此他原本還是要開直播的!』倉鼠在一旁說明,熊大郎在一旁垂頭喪氣的樣子,阿吉馬上倒了杯水給他。

『他點了豬肉內臟拚盤、厚切牛舌,還有大碗麥飯,結果店員建議他搭配生啤酒。』

『熊大不是滴酒不沾嗎?』阿吉不禁好奇,

『對啊 !兩杯生啤就醉成這樣了!他可重了!』瘦弱的倉鼠不禁抱怨著,

『好暈喔!』臉比番茄還紅的熊大郎趴在吧台上,而吧檯另一端的婕思則正在製作咖啡。

失戀的人應該喝卡布奇諾!

婕思熟練地製作了四杯灑了很多肉桂粉的卡布奇諾,大量的奶泡中和了濃縮咖啡的苦澀,肉桂的香氣則能讓紛亂的情緒平穩下來。

熊大郎的那杯,她特別地加了一大匙紅糖,甜度較白糖低,卻保有甘蔗天然的焦香。

適度的糖分,不僅能提味,也能撫慰受傷的心。

熊大郎啜飲了一大口:『哇!這好好喝喔!我覺得被救贖了!』

趁著熊大在品嘗咖啡,婕思冷不防地叮嚀了一句:『那個很醜的戒指記得拿去退啊!』

『唉!也許就是我太急了!』熊大懊悔地說,

『再交往三年也不會成功啦!人家看起來就不會想跟你這宅男窩在一起!』倉鼠惡毒地說,

『靜香還在全速前進,你卻已經在過細水長流的人生,時間點不對罷了!每個人選擇不同,平淡的日子和絢爛的生活各有千秋!』婕思道。

『嗯!不管了!日後我就當個酒肉和尚,繼續吃好料、打電動!』熊大郎這話倒是跟他身上穿的心經T蠻搭,不過是個酒量不好的酒肉和尚就是了。

 

翌日早晨,熊大郎又是一襲新衣,上頭有個胖和尚吃雞腿的圖案,他避過了外帶高峰時間,帶著心愛的筆電來到店裡,

『冰拿鐵雙倍糖漿,乾酪火腿酪梨三明治!』點單聲音響徹整間店,咖啡香與卡拉布妮慵懶的嗓音相伴,陽光正映照在吧檯...

前情提要

【連載】小巷咖啡~(2)拿鐵加雙倍糖漿-1

【連載】小巷咖啡~(1)每日咖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