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20582.JPG

忙到了中午,在公司附近吃個餛飩麵,婕思的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凱吉老頭家的號碼,她立刻接起電話,

『喂,是尹小姐嗎?』電話那頭竟然是阿春的聲音,語氣忙亂緊張,

『是的!阿春姊,怎麼了嗎?』

『哎呀!老闆他......剛剛吃餅吃噎了,倒在地上,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你快來幫忙啊!』

凱吉老頭的兒子一向不接手機,婕思反倒成為阿春少數可以求救的人,婕思立刻放下中餐,奔往停車場啟動自己的黑色Volvo V40 ,急速往凱吉老頭家前進。

 

不出十分鐘婕思就到了王凱吉家,救護車的醫護人員正在進行急救,不過情形相當不樂觀,婕思立刻問一旁的阿春究竟怎麼回事,阿春一邊哭一邊指著桌上的一個印有TFB字樣的紙袋:

『老闆看到這個你寄來的金桃綠豆椪,和我抱怨你今年怎麼改送這個牌子,說椪餅做的太大,他隨手拿了一個來吃,不知是否咬太大口,椪餅太乾噎住喉嚨一口氣上不來就這樣了...

『這不是我寄的啊!我正要打電話給王董說我下午來耶!』婕思打開裝椪餅的紙袋,內裡掉出一張名片,上頭寫著:『提峰銀行 施建壁』

婕思氣的五內俱焚,但她更關心凱吉老頭的狀況,王凱吉此時已經沒有呼吸、心跳,送往醫院後,很快就被宣告不治...

 

王凱吉離開人世後,婕思突然覺得心頭空了一塊,那個總是叫她清晨五點會面、跟她一字不漏地檢查對帳單、吩咐她每周買一次咖啡豆的老人家,再也不會出現在她面前,婕思決定停喝咖啡七天來表示哀悼。到了公祭的日子,婕思穿了黑色喪服去憑弔,才剛回到公司,就看到了Sabrina慢條斯理的走到她的面前:

『王凱吉的兒子:王德洋,會繼承所有的遺產,之後的稅務問題有律師處理,王德洋已經吩咐我處理他的帳戶,我也和Cruise報備過,就請你今後別再碰王凱吉的帳戶了。』

婕思木然,沒有反應,她打開電腦,發現今天剛好是她在提峰銀行滿第三年的日子!也許這就是命中註定的告別!婕思打開公用資料夾中的離職申請書,仔細地填妥了所有資料,向Cruise遞出了辭呈。

 

在交接客戶的這段期間,婕思的生活步調整個慢了下來,她請了一天假,利用難得的閒暇,開車前往台南,造訪Huge由父親手裡接下經營的櫻花雨咖啡館,這是婕思第一次來到櫻花雨,洋灰色古樸的建築物,一扇小小的木門,門前盡是美麗的植栽,門的左邊有個小小的立牌,寫著「櫻花雨.咖啡」的字樣,婕思推門進去,屋內盡是帶有手澤的舊物裝潢,她看見了氣色彷彿更好的Huge上前來歡迎:

『好久不見!老實說看到你要離職的簡訊我真的嚇了一跳!』

『當初不是你跟我說三年的嗎?』

『從當初咖啡渣所呈現的卦象來看是這樣對你最好,但你還提到王董的事,我真沒想到王董會走得那麼突然!』

Huge顯然也不勝唏噓,王凱吉非常喜歡櫻花雨的帕卡瑪拉咖啡,有時到台南打高爾夫球,結束後還會到櫻花雨來喝上一杯!

『對啊!真令人難過,他才六十九歲!生命就像這櫻花雨般的短暫,我不想再追逐這些數字遊戲了,教教我怎麼做咖啡的生意吧!往後的人生我想泡在自己有興趣的事情裡!』婕思下定決心地向Huge表明,

 

『當然!能跟你分享的知識我一定會教你,先喝杯咖啡吧!來杯凱吉哥最喜歡的耶加雪菲?』

『當然好!』婕思立刻答應,並且抬頭觀察了一下,櫻花雨咖啡館座位不多,房屋深處有一台大型的烘豆機,由於常參與國際間咖啡豆的競標,因此擁有許多品質精良的咖啡豆,好豆加上高明的烘焙技術,來這裡購買豆子的人相當多,這也是店裡主要的獲利來源之一。

 

櫃台裡有一名溫婉的女子正在製作紅豆抹茶可麗餅,正是Huge的妻子,

『喔!對了!忘了和你介紹,這是我老婆:千夏!她做的可麗餅非常好吃喔!』

Huge的妻子是日本人,在Huge在日本求學時認識的,兩人在賞櫻時邂逅,現在一起經營櫻花雨可說是個浪漫的巧合,只見千夏淺淺一笑,繼續專注於眼前的作業,姿態頗為動人,

『哇!夫人的名字好美!真的是人如其名!那我也可以吃紅豆抹茶可麗餅嗎?』婕思拍完馬屁後立刻詢問,

『當然好啊!』千夏淺淺一笑,細心的在圓盤上塗抹油,倒上麵糊準備製作第二張可麗餅。

空氣中盡是餅香與耶加雪菲花香交融的芬芳!

 

角落的黑膠唱片機正在轉著夏川里美的歌曲:『子守唄』,音量如輕柔的涓涓細流不會過度激昂,

『咻啦呦~咻啦呦~希望心願

咻啦呦~咻啦呦~一定能夠實現!』

充滿療癒感的歌聲像海浪一般拍打著婕思的心,屬於自己的咖啡店應該是什麼樣,圖像已經慢慢的成形,

預算、地點、裝潢、定位...,接下來會有很多時間思考這些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