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結合著波本威士忌的香甜餘韻,與高純度龍舌蘭讓人昏眩的氣息,黎詩紮紮實實感受到如曦火熱而又柔軟的吻,衝擊如洶湧的浪濤拍打著她的心,卻沒有力量推拒,天地間為之靜止了一分鐘,清醒後彷彿整個世界都已改變,看這個世界的色調彷彿換了一個濾鏡。

 

『紀如曦!你喝多了!』清醒過來的黎詩推開了如曦,

『我沒有,我只想一直跟你在一起。』如曦端正了神色說,

『不可能!』

『為什麼?』

『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古人不是說門當戶對嗎?我不想為了一段沒希望的感情浪費我的時間。』

『我不知道甚麼門當戶對,我只知道我想天天見到你,一起工作一起吃飯,你靠自己力量學得一身本事,我每回都能在你身上找到驚喜,你是那麼堅強、卻又那麼讓人心疼…』

『不要再說了,這些都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你眼光可以放遠一點嗎?你未來要繼承的是整個紡織公司,不可能永遠和一個網拍小妹廝混!』

『你可以幫助我!我們可以一起經營成興這塊招牌!讓他更多元、更壯大!我們在一起,我永遠都不再讓你吃苦!』

『如曦!你怎麼那麼天真!你父母都是很傳統的人,他們怎麼可能讓你娶一個像我這樣的媳婦!我是想過好的生活,你放心!我從十八歲就開始賺錢,我有能力絕不會讓自己落魄!』黎詩在桌上放了自己的酒錢一千元紙鈔,拎著agen.b背包離開了Sparkling

 

這一別竟然就斷絕了聯絡,三個月無聲無息,黎詩鐵了心不回應如曦任何音訊,Proposal不再販售成興所生產的丹寧褲製品,但飾品、配件領域卻開始快速拓展,黎詩看準了小資族的商機,上架的商品價格平實、質感高尚,且購買網頁界面操作簡單、又懂得如何吸引消費者的眼球,因此營業額節節高升,黎詩賺的錢除了部分再投資於事業之外,她也不斷買進成興的股票,上櫃的成興紡織後,憑藉著獨創的丹寧布技術,接到許多世界知名大品牌的訂單,這一兩年內業績將會呈現爆發性的成長,股價因此從80元一路漲到了220元,黎詩賣了十張成興的股票,解決了弟弟第二年的學費。

『紀如曦!這回算是我小小利用你一次了!』黎詩一邊看著證券戶存摺上的數字,不禁又想起那一晚的吻,那溫度就像沒有稀釋過的威士忌直接入喉一般的炙熱。

 

這一段日子以來如曦雖是正常上班,但卻是失魂落魄,全無昔日的光彩,這天是周六,照例紀家一家四口前往銀茉莉法式餐廳用餐,紀成興身穿筆挺的Zegna西裝,與紀林茜身上的Valentino酒紅色修身洋裝很是相配,紀林茜今年還不到六十歲,保養得宜,看起來貌似四十五歲左右的貴婦,如曦身穿Hugo Boss的灰藍色襯衫和灰色西裝褲,沒打領帶、沒穿西裝外套惹得紀成興皺眉,如晨今天穿著VERSACE湖水藍的洋裝,襯得白皙的膚色好似海洋裡的珍珠。看著如曦味如嚼蠟般地吃著前方的菲力牛排,紀林茜放下了刀叉,她抬起那帶著三克拉鑽戒的手,拍拍兒子的頭:『如曦!』

『甚麼事?』

『下周六我找了日恆紡織的陳太來家裡打牌,你也留在家吃飯吧!我會叫阿嬌準備你最愛吃的紅燒獅子頭和白鯧米粉…』

『抱歉,我有事。』

『有甚麼事?如果不急能不能先推掉呢?陳太的女兒織羽也會來,你們以前不是美國學校的同學嗎?可以多陪陪她,人家可是客人啊!』

『她們是你的客人!我在不在沒那麼重要吧?』

『紀如曦!你年紀不小了,媽媽是在幫你挑選未來的賢內助你看不出來嗎?我聽老鄭說你前陣子老陪一個網拍小妹送貨,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放下我們這一年可以賺幾個億的生意不好好經營,成天毛毛躁躁亂跑,你這樣我怎麼放心把成興交給你呢?』

『那就不要交給我啊!反正你何曾聽過我的建議?』

『紀如曦!』

『好啦好啦!不要吵了!還有別人在吃飯呢!』紀林茜趕緊安撫父子兩人劍拔弩張的氣氛,這對父子經營理念不合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紀如晨看著這三人吵吵鬧鬧,瓷盤裡的煙燻乳鴿也吃不了,她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趕快嫁人,趕快脫離這個沉悶的家!

 

下個周末很快就到來了,這些日子對於黎詩來講未嘗是容易的,她每天忙碌於工作,並聘請了一個倉管助理和網頁管理人員,協助她打理工作,自己也沒日沒夜地投入回信、出貨、盤點等雜務,她不敢閒下來,深怕生活的齒輪一有停頓,對紀如曦的思念就會有如排山倒海的塞滿胸膛,一想到這,她立刻就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這周的起始就是農曆七月鬼月,然後就是一連串陰雨綿綿的悶濕天氣,黎詩特別注意貨品包裝的步驟,一定要徹底保護商品,並維持包裝的門面與質感。她每天都跟倉管人員一起仔細的檢查,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周六了!想著Proposal是否也應該來個中元普渡求平安?黎詩翻起了行事曆,赫然發現今天是七夕呢!今天從早上就陰雨綿綿,媽媽曾說七夕的雨是織女的眼淚。

 

生意人沒有所謂的周休二日,黎詩從早上六點起床後手邊就一直忙個不停,只靠啃長棍法國麵包和喝咖啡果腹,這段日子她變得更加清瘦,但卻更顯得她五官的細緻清麗,一路忙到晚上十點多,外頭雨勢更大了,她忽然覺得有點餓了!

『還是去外面吃個餛飩湯麵好了!』黎詩拿了傘,準備外出,走出了承租套房大樓的管理室大門,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孔,穿著熟悉的白襯衫牛仔褲,坐在大樓旁邊裝設的大理石椅上,全身上下被大雨打得溼透,

『黎詩!我一直在等你,你竟然一整天連飯也不出來吃!』如曦一頭濕漉漉的頭髮,還在滴著水,手裡的白色玫瑰花在他的盡力守護下,絲毫未損,充滿著孤絕堅強的氣質。

『你怎麼會在這?』一個多月不再接到他的訊息,黎詩以為他已經死心了,想不到他竟然出現,

『你不見我,請管理員通報你一定也會繼續躲,我想你不可能永遠在房子裡不出來,所以我就在在這兒等!』如曦因為被雨淋濕的關係,講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傻瓜!』黎詩把如曦帶回自己居住的套房,拿了兩條白色的大浴巾給他,像擦流浪狗一樣地幫他擦乾,如曦顯得十分安靜,

『我這裡沒甚麼吃的,你等等我,我去買些吃的回來!』

『不要走!』如曦拉住了黎詩的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