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不要走!』如曦拉住了黎詩的手,他熱烈的眼眸幾乎讓黎詩無法招架,

『乖啦!我去買個熱湯給你喝!』黎詩俐落地從角落少數的幾件男性休閒服樣衣堆裡丟了一套棉質的灰色Tshirt和黑色休閒棉料長褲給他,

『先把濕衣服換下來,我出門了!』

捨棄了原本要去吃的餛飩湯麵,黎詩將方向盤轉了個彎前往一家專門賣小鍋雞湯的店鋪,點了一份苦瓜鳳梨雞湯,便趕緊驅車返家。

一打開套房的門,就看到換了一身乾爽休閒服的紀如曦,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黎詩把他換下來濕漉漉的衣服丟到了洗衣籃,走近床邊,看著如曦寧靜的睡臉,美好的側臉弧線,不禁看呆了...

黎詩放下食物整理衣物唏唏簌簌的聲響吵醒了如曦,他輕輕的睜開了雙眼,

『有東西可以吃嗎?』如曦看向了在小茶几上的雞湯,

『有有有,真搞不懂你,要在樓下等我也可以,但為什麼不吃個東西呢?』

『我怕一離開去買東西,你又出門,我就遇不到你了。』

......』黎詩心裡一酸,頓時有些講不出話來,她拿出看著如曦蒼白的臉色,摸摸他的額角,有點發熱呢!她拿出耳溫槍一量,三十八度,有些輕微的發燒,

『現在太晚診所都關了,你先喝了湯,我這裡有些退熱貼和感冒藥,喝完雞湯再幫你用!』

如曦順從地喝了雞湯,喝完後黎詩拿了濕毛巾幫他擦了頭臉,端了水讓他吃藥,輕手輕腳地貼好了退熱貼,

『你睡一下吧!』黎詩扶著如曦躺了下來,

『那你呢?』如曦又拉住黎詩的手,

『我...我去睡沙發。』

『不行!那麼久沒看到你,你非得留下來不可!』如曦硬是將黎詩拉到床的另一端,黎詩無奈之下,便坐到了床上,如曦抓住她的手,一頭鑽進她懷裡,安靜深沉地入睡了。黎詩感受著他那炙熱的體溫,心中壓抑許久的思念一瞬間全部甦醒,將近一百天的日子,她的心靈深處無不時時刻刻掛記著紀如曦,她不敢喝氣泡水、不敢喝咖啡,不敢去吃蝸牛餐廳,甚至不敢穿牛仔褲,就怕不小心就會想到他,但現在,他就在身邊,黎詩忽然下定決心,不管未來怎樣,先珍惜兩人在一起的時刻吧!思緒千轉百迴纏纏繞繞,她頓時感到睡意襲來,不知不覺就闔上了眼皮。

 

一陣陽光迎面拂過,已經是白天了嗎?空氣中飄來熟悉的咖啡香,黎詩下意識地睜開了雙眼,看到紀如曦端著咖啡站在面前,帶著一抹微笑看著自己。

『啊!你怎麼在這?』黎詩大大地驚嚇了一下,拉開被單看了一下自己,還好!沒有衣衫不整,應該沒發生甚麼「特別」的事,她還沒心理準備,

『昨天我有點著涼,你不是讓我好好休息嗎?』如曦氣定神閒地回答,

『喔…喔…,對!那你身體好點了嗎?』

『嗯!完全好了。』

『真的?』

『真的。』紀如曦一本正經地回答完,然後摟住黎詩的腰,給了她一個長而深沉的吻,這小女子一別三月,那溫柔的眼眸依然熟悉,臉頰卻略顯清瘦了,

『是不是完全好了?』如曦又露出了招牌的微笑,

『你很壞耶!』黎詩拍了一下紀如曦的頭,

『嗯!還可以更壞一點...』如曦將黎詩後方的窗簾輕輕地拉上...

 

『呿!茜茜到底怎麼搞的!說好的要安排你和如曦見面的事呢?連個影兒也沒見到!』剛從紀家打完麻將的陳方彤啐了一口,憤怒地向女兒陳織羽抱怨,紀林茜與陳方彤是相識已久的牌搭子,兩人的子女也是美國學校的同學,十二年級後如曦就去美國念書,對日本文化充滿憧憬的織羽則去了日本,多年以後兩人皆學成歸國。聽到紀林茜想撮和兩人,陳方彤是舉雙手贊成的,紀如曦這個孩子是他從小看到大,認真謙遜,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能為織羽找到這樣的對象絕對是滿意的,陳家就只有織羽這一個女兒,千萬要嫁一個好郎君啊!就這樣帶著殷殷期盼去紀家串門子,想不到竟然被男方放鴿子!

 

『媽!算了啦!紀媽媽也說啦,工廠臨時有些狀況,如曦哥非得去處理不可嘛!』織羽安撫著母親的情緒,其實自己也是一肚子悶,為了今天這場見面,她已經餓了一個禮拜沒吃飯瘋狂減肥,就只為了穿上那間超合身的Valentino洋裝,是如曦最喜歡的白色,點綴著藍色的鈕扣,顯得青春洋溢又不失端莊,搭配檸檬黃的BV手拿包、Prada五公分高的灰櫻色高跟鞋,一切都很完美,只缺了男主角一人!

 

不只陳家母女處在陰霾之中,精心安排了一場在七夕的相親,卻竟然被兒子放鴿子的紀林茜,她的憤怒簡直快要衝破雲霄,紀如晨整天都躲在房間就怕被颱風尾掃到,紀成興反應倒沒有這麼大,

『兒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不喜歡A就再介紹B,有甚麼好生氣的?』

『你根本不懂!』紀林茜穿著絲綢睡衣,一面梳著頭一面抱怨,

『如曦也不懂!他知道我為他的未來下多少苦心嗎?織羽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的,不論是相貌才智都是一流,家庭背景也與我們相似,價值觀相同婚配才會幸福,難道他不知道嗎!』

『如曦還年輕,你也別那麼心急了!』

『唉!』紀林茜長嘆了一口氣,又彷彿忽然想到了甚麼轉過頭來,

『對了!之前老鄭不是說如曦老陪著一個什麼做網拍的女生去送貨嗎?你想這孩子會不會跑去找那女的了?』

『我怎麼知道?孩子的事就交給你了,我明天一早還要飛越南去巡查新廠的狀況,先睡了!』紀成興關了自己那一側的床邊檯燈,準備就寢。

紀林茜一邊看著鏡中自己的容顏,心中充滿著不甘心,不行!絕不能讓自己苦心栽培的兒子跑去找個來路不明的女人來結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