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00878.JPG

已經過去三天了,黎詩完全不接如曦電話也不回簡訊,她對如曦的母親感到心灰意冷,當初妄想得到她的接納根本是一種愚蠢,如果想跟如曦走下去,甚至論及婚嫁,就不可能漠視那個女人的存在,但這女人是如此的無理的輕視她,這叫她要如何能放下身段以一顆敬愛長輩的心與她相處?除非,紀如曦徹底地放棄紀家的產業離家!但她怎麼能自私地讓如曦失去一切?

『還是我先退出吧...』就像把錄音帶倒帶,讓如曦的生活回到從前...

 

電話打了、簡訊也傳了上百封,甚至直接去黎詩住所的大樓等人,但她卻是有備而來,完全不給如曦任何溝通的機會,莫名其妙被判死刑,這讓如曦也不由得煩悶起來,今天在工廠也跟父親大吵了一架,不外乎老問題,紀成興不願提高成本改變染料成分、機能布的產線計畫不被認可...,總之這陣子,如曦覺得做甚麼都不順利。望著臥房工作桌旁的酒櫃,他瞥到一瓶OPUS ONE 2003,那是他原本打算和黎詩慶祝交往紀念日時喝的,看來現在也用不著了,他拿出象牙柄的單旋式開瓶器,熟練地把酒瓶的軟木塞取下,為自己倒了一杯酒,如紫紅寶石般深邃而華麗的顏色,細緻的果香優雅清爽。

這支酒常讓如曦想到加州的陽光,他一直跟黎詩聊到小時候在舊金山居住過一段時間的有趣經歷,黎詩常嚷著說要他帶她去看看,言猶在耳,但佳人現在卻是杳無音訊。想到這裡,如曦不禁又多喝了幾杯,夜晚貪杯,是要鬧胃疼的,剛剛拿酒杯上樓給如曦的阿嬌姨,心頭有些擔心,於是熱了一碗螺仔蒜湯,

端上去想給如曦暖胃,她正要敲門,發現門沒關嚴,從門縫中瞧見了一頭亂髮眼睛紅腫剛喝完一瓶紅酒的紀如曦,讓她結結實實地嚇了一跳!

『少爺!你還好嗎?』阿嬌姨放下手中的熱湯,關心地問道,

『阿嬌姨!我想只有你知道了,為什麼那天黎小姐會突然離開我們家?』

『這......

『拜託!阿姨!我知道你從小最疼我,請你告訴我真相吧!』

阿嬌姨拿如曦沒辦法,老實的她便一五一十地把當天聽到的對話轉述一遍,其實阿嬌平常並不是愛嚼舌根的人,實在是紀林茜那天對人的刻薄態度讓大家都看不下去。

『我知道了!謝謝你,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如曦眼神恢復了冷靜,

『少爺你可千萬別做傻事啊!』

『你放心,我不會的,你快去歇息吧!』

阿嬌姨下樓離開,如曦心裡已經做了決定,雖然喝下了一整瓶紅酒,他卻覺得截至目前的人生中,現在最清醒。

 

個人證件、一萬元現金、一本裡頭有五十三萬活期存款的郵局存摺、一套睡衣、三套上衣長褲、一組盥洗用具,一個小小的登機箱就收拾好了如曦的所有細軟。如曦放下了紀家的一切,早上四點多天還沒亮,就來到了黎詩所承租套房的大樓。

『黎小姐,你男朋友又來找你了!還帶著行李呢!』大樓的熱心警衛一通對講機硬是吵醒的睡夢中的黎詩,

黎詩看了看手機,天啊!凌晨四點半!她撈起了身邊一件鬆軟的毛線外套,披掛在身上趕緊下樓。

『如曦!三更半夜的你怎麼會在這裡啊?』看著衣著整齊神色卻相當疲憊的如曦,黎詩既訝異又心疼,

『阿嬌姨都告訴我了。小詩,我代替我母親向你道歉,我知道我無法改變她的想法,所以,我離開了,只能這樣孑然一身的來找你,你能接受這樣的我嗎?』如曦帶著點落難公子的氣息,但口氣卻是相當平靜。

『你這傻瓜!』黎詩將毛線外套脫下披在如曦身上,

『快跟我上樓吧!夜深露重是要讓人感冒的!』

 

如曦這回的出走是認真的,他知道他的父母為了逼他回來,會斷絕對他所有的經濟支援,他所有存摺印章都由母親保管,只有一本被忽略的郵局存摺被他攜帶了出來,平常開的車子登記在公司名下,現在也無法使用,這回真的算是裸退了,得快點想辦法有些收入才行。現實如此冷峻,但此刻如曦洗了澡換了睡衣躺在黎詩的身旁,卻又有著說不起的幸福感!

 

早上六點半,倦極的如曦還在床上熟睡,黎詩已經起床準備兩人的早餐,她熟練地冰箱裡預先製好的蛋沙拉塗在烤好的吐司上,放上一片起司,再蓋上另一片吐司,同時將麵包切邊,放入熱壓吐司機中烘烤,再同時製作咖啡。住家附近的克魯斯豆坊,販售的豆子品質良好價格合理,是完美的選擇。把熱水瓶加熱到九十度左右的水注入手沖壺,不出十分鐘,就完成了一壺帶有點香料氣息的肯亞AA

 

如曦被咖啡的香氣喚醒,黎詩將餐點、咖啡移至用餐用的茶几,

『多吃點!才會快點恢復體力!』

『小詩,你辛苦了!我也得趕緊找份工作才行!』如曦狼吞虎嚥的吃起三明治,又捏捏黎詩的臉頰:

『你做的早餐那麼棒,超好吃!在只有我們兩人的晨光裡喝咖啡,好幸福!』

黎詩笑了笑,她知道如曦要去找一份普通的差事其實難度極高,已經做好要先照應他一陣子的心理準備,所幸她經濟無虞,可以在如曦最艱困的日子,提供依靠。不過如曦適應新生活所要面對的心理難題,遠比黎詩所預想的還要更複雜。

 

首先就是用錢態度變節儉了,如曦不希望用黎詩的錢,但自己又是阮囊羞澀,所以盡量自己做飯減少外食,有天黎詩提出建議:

『好久沒吃太宰壽司了!待會要不要去打打牙祭?』

『那裡太貴了,你想吃壽司我做給你吃,我買鮪魚罐頭、蟹肉棒,再煎些蛋絲,可以做一百捲吧!』

『哎呀!自己弄太辛苦了,我這器材也不夠齊備,去太宰點一般的花卷壽司,花不到多少錢啦!』

『不行!太宰那些老師傅都認識我,去吃那種一般的壽司,會被他們看輕的,人家還以為我家道中落呢!』

聽聞此言,黎詩也只得依著他,有些無謂的自尊心,卻是很難放下。

 

再來就是,如曦不去星巴克買咖啡了,只買超商的美式或拿鐵,還趁買一送一買了五十杯寄杯,這樣總共可以喝到一百杯。

『咦?你以前不是說超商的咖啡豆上火嗎?』

『是啊!可我覺得星巴克的咖啡賣太貴了。而且一次還得儲值一千元才會送一杯免費的,不想一次花那麼多錢。』

『哎呀,那就偶爾想喝時儲個兩百元就好啦!』

『才不要,店員跟我很熟,我以前都一次儲五千,現在儲兩百,他還以為我家道中落。』

想來如曦還是愛面子,黎詩心知肚明,也就隨他去。

 

想當然耳,三個月過去了,如曦很難找到適合的差事,太低薪的工作他不願接受,再加上他也不可能動用之前建立的人脈,所以這也完全可以想像。這天夜裡,黎詩用電磁爐和大鍋煮了個火鍋,就著蘿蔔泥細蔥醬油,涮起了肉來,材料豐富,很能激起食慾,裊裊白煙也溫暖著如曦這陣子有些蒼涼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