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_244203049-1000x641.jpg

離開黎詩與Proposal公司以後,如曦又住到家中並回到成興紡織上班,人員陳設一切如舊,沒什麼改變,如曦自作主張地又把阿嬌姨請了回來,紀林茜當然沒意見,表面雖然冷冷的,但其實大家對於阿嬌姨的回歸都非常喜悅,吃頓飽飯是活下去的根本,如果能吃頓好飯,那麼生活的也更有滋味些,大家都已經快受不了阿秀姨的廚藝了!

有了阿嬌姨的回歸,紀林茜也更加花心思在撮合如曦和織羽兩人,三天兩頭就把織羽找來家裡吃飯,頓頓都由阿嬌姨細心照看菜色,準備的都是如曦和織羽愛吃的菜,中西並陳,兼容並蓄。這天中午,為如曦準備了醋溜魚片、獅子頭、醃肚鮮和莧菜百頁。而織羽的白瓷盤上,也陳列著煎到三分熟的澳洲和牛菲力、烤洋芋塊、蔥花、酸奶、奶油、培根以及織羽特別喜愛的酪梨醬,

『織羽啊!今天天氣好多吃點,吃飽飯叫如曦帶你出門走走啊!』

紀林茜手裡端著醃肚鮮,一手拿著調羹,一面還不忘叮嚀著,阿秀姨將盛好的白飯放在如曦的座位上,如曦也剛好從二樓的樓梯走了下來,一眼又瞥見了織羽,心中不禁一股悶氣,他不情不願地坐定了位置,

正夾起了一面魚片入口,就聽見母親開口了,

『如曦啊!吃飽飯帶人家織羽出去走走啊!聽織羽說林總的藝廊今天剛開幕,有不少好物件呢!』

一旁的織羽也溫柔地點了點頭,只見如曦臉一沉,放下筷子,

『我肚子不餓,不吃了,待會還得去公司看看染料成分的狀況!』

『欸!這一桌的菜,你若不餓,至少也喝點湯?』紀林茜立刻攔在他面前,

『你們自己吃吧!』語罷,紀如曦推開了座椅,離開了飯廳。

『這...這小子!』紀林茜氣得站起了身,織羽連忙起身安撫。

 

待在自家以白金漢宮為裝潢藍本的客廳,身著柔軟長絲綢綠色洋裝的陳織羽斜倚在沙發上,母親告訴她上個月替她開立了境外公司,要把一些資金移轉給她辦嫁妝,大概也就兩千萬美金吧,待會銀行的人要來開戶,又要簽一堆文件,煩!但看在錢的份上也就忍著吧!織羽把玩著手上境外公司的signing bar,等待著銀行員的到來。

『叮咚!』門鈴清脆的聲響傳來,管家老李立刻去應門,是個身材微壯,但打扮相當光鮮的女子。

『欸!你好!我施小姐,跟陳小姐約好了!』

『是是是,小姐有交待,請進請進!』

老李周到地將施小姐帶到客廳的接待區,施小姐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嗯!紀太介紹的客戶感覺起來不錯,陳家的家底她調查了,經營日恆紡織,家族持股50%,忖度一百支美金(一支美金=一百萬美金)的家底絕對是有的。前陣子丟了王凱吉這條大魚,這回至少要補一點回來!腦子還在轉,陳織羽已經從客廳的另一頭娉娉婷婷的走來。

『您好!我是提峰銀行的施建壁,叫我Sabrina就好!』Sabrina伸出了手,織羽看也不看的坐了下來。

『文件呢?』

Sabrina立刻從皮製的文件夾中取出厚厚一疊開戶資料,看到織羽隨身沒帶著筆,又從紅色的柏金包中拿出精緻的萬寶龍鋼筆,遞給織羽,但織羽沒接,看向了Sabrina

『你們這個太麻煩了,我朋友推薦我的那位先生他們銀行簡單多了,我看算了,你請回吧!』

然後嘆了口氣,站起身,

『陳小姐,請等一下!』Sabrina也站起身來,

『我想您今天是有心事吧!如果沒心情簽文件的話也沒關係,我是紀太介紹來的,年紀比您虛長幾歲,有煩惱的事可以跟姊姊聊聊!』今天這deal勢在必得,Sabrina已準備使出渾身解數,

『真的?我的煩惱你會有辦法?』自從如曦返回紀家後,對她一直都很冷淡,織羽著實感到相當無助,

『說來聽聽嘛!男人的事?』

『你怎麼知道?』

『像你這樣妙齡的妹仔,大概就是這些事啊!』Sabrina揚起了嘴角,

『好吧!我跟你說...』織羽娓娓道來自己的感情困境,

『原來,你和如曦的緋聞是假的?她另外有個女友?』

『哎呀!不是假的啦,只是我們之間...』織羽急忙想要解釋,

『好好好!我知道了!反正你們之間有個阻礙,就是那個姓黎的女人?』

『是!』

『小事,我有辦法!』

『真的?』

『當然,你坐過來點...Sabrina壓低音量唏唏囌囌地說了一串,織羽頻頻點頭表示贊同,聽完後,她移了移身子坐挺,拿起了桌上那隻剛剛被擱下的鋼筆,

『合約呢?』

『要簽約了?』Sabrina內心雀躍,但表面一副冷漠,她知道對付這種嬌生慣養的千金,有時就是要裝跩。

『是的。對了,我看你很喜歡愛馬仕的東西,我有個酒紅色的柏金包,那顏色對我成熟了點,包況很好,你有興趣嗎?』

Sabrina眼睛一亮:『我要我要,歹勢,但價格我還是要問一下!』

陳織羽笑了一下,拍了拍手,負責家務整理的吳嬸立刻跑了過來,

『把我專門放愛馬仕包包的櫃子裡那個酒紅色的包包拿來,編號59的那個!』

不一會兒,吳嬸就折了回來,用帶著布手套的雙手,將包包捧上,織羽示意她遞給SabrinaSabrina仔細地端詳,非常滿意,根本就是個全新的包包,

『五萬賣給你,收點錢意思意思一下就好,畢竟她是愛馬仕嘛!』

『好!我轉帳給你再來取!』

『不了!你先帶回去吧!』織羽揮揮手,Sabrina心底充滿了歡愉,有新客戶、又用超低價買到了心愛的柏金包,要是獻給織羽的計策能成功,日後還不知道有甚麼好康呢!

 

坐了兩個多小時飛機,總算到了杭州蕭山國際機場,黎詩的行李清簡,三天兩夜的行程,只用了一只簡單的登機箱就裝好了所有家當。杭州機場相當國際化,搭乘機場大巴到市區也相當便利,機場商店發展蓬勃,吃的喝的一樣不缺,讓黎詩趕到非常驚喜,她與這位素昧平生的周杭先生,中午約在西湖星巴克門口,現在看來還有兩個多小時,還可以先在西湖周邊晃晃!

搭了大巴到了杭州站,又另外打車到了絲綢街,黎詩與開車的師傅約定好了20元人民幣的車資,倒也相當便利,約莫四十多分鐘,黎詩下了車,看到了這條大約一公里左右的絲綢街,不由得驚嘆起來。各式各樣綾羅綢緞讓人眼荒撩亂,旗袍、大方絲巾、長絲巾,應有盡有,大約五十間店鋪,參差錯落地排列著。

忽然間,有間小小的店舖陳列的一條方絲巾,吸引了黎詩的目光,碧綠色真絲的面料,上頭繡了兩隻威武靈動的老虎,一公一母,正聚精會神地在撲一隻小粉蝶。這生動的圖樣讓黎詩想起紀如曦送給她的那方愛馬仕獅子絲巾,想起那天自己逼走他,他那忿恨懊惱的背影,不由得心頭一酸,不知他是否還好?黎詩伸出手輕輕觸摸了一下這方絲巾,質地光滑柔軟,光澤豐厚,自己有件黑色東方風格的旗袍式禮服,應該可以相襯,正要伸手去拿,一隻男人的手已經明快的將絲巾撩了起來,

『老闆,這條多少錢?』

『先生!您眼光真好,這條絲巾的面料用的是質量最好的生絲,圖樣也佳,這樣吧!你是今天第一個客人,算你400就好!』

想不到這才剛來杭州,自己喜歡的東西就又要被搶了,黎詩一個不甘心,竟然向老闆喊道:

『我出四百五,賣給我吧!』

客人向來都是要還還價的,黎詩此一舉動立刻引來那名男客人和那名女老闆的側目,那老闆也樂見其成,

『先生,那東西我可要給這位出價高的客人囉?』

黎詩這時才看清了這名客人的面貌,身高大約一七五,略顯瘦削,濃眉大眼,眼睛充滿了光芒,一副活力四射的模樣,

『我出五百!』

『五百五!』黎詩也不甘示弱,

『六百!』那名客人中氣十足的喊著,老闆娘的表情越來越歡欣鼓舞,

好吧!這價格再這樣哄抬沒完沒了,身為一個人身地不熟的觀光客,黎詩決定放棄,她雙手一攤,老闆娘立刻把絲巾包好,遞給那名客人。那名客人立刻對黎詩做出一個得意的表情,黎詩用力的忍耐才沒做出鬼臉回敬。

空手而歸,黎詩實在有點沮喪,

『算了!去西湖星巴克吧!』

雖然競標失利,幸好還有美景入眼,路上的景色根本是超越詩畫,帶有寧靜感的湖泊,湖岸邊滿滿的垂柳,充滿姿態的細小葉片,隨著陽光的照射,每個角落都有不同的旑妮,根本就是自帶七十二種大自然濾鏡!遠眺在煙霧繚繞裡的雷峰塔,黎詩很老派的想起小時候看過的新白娘子傳奇。終於漫步到了星巴克,看到一名背著背包的男子,手裡拿著個板子寫著:『歡迎黎詩小姐!』黎詩興奮地走上前,看到那名男子的臉,不由得大吃一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