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走進成興紡織的紀如曦專屬的會客室,紀如曦還在會議中,聽到秘書回報陳織羽來訪,並不以為意,足足讓她等了一個小時,給這位大小姐吃了一頓好排頭,好不容易結束了會議,紀如曦慢條斯理地走進會客室,

『找我有事嗎?』如曦拿出冰箱裡預先冰鎮好的沛綠雅萊姆氣泡水,也不問織羽是不是口渴了,

『如曦哥!你每天辛辛苦苦到工廠上班,也不知道外頭都發生些甚麼事了!』織羽穿著一身香奈兒米白色毛呢滾黑色蕾絲邊的洋裝,同品牌鉛筆鞋,手裡抱著用牛皮紙包好的一疊照片。

如曦攤攤手,慢條斯理地坐定在義大利製的皮辦公椅上,那皮革已有些許歲月痕跡,但古老的手澤卻更增添其風華。

『喔?你要告訴我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嗎?』

『啪』地一聲,織羽把一疊照片攤在會客室的大長桌上,

『你自己看吧!』

如曦朝桌上一看,那不是黎詩嗎?他立刻拿起了照片一張張仔細端詳,照片中的是黎詩沒錯,黑色針織上衣,碧綠色的絲巾,牛仔褲,還是那樣的清麗可人,但照片中還有另一個人,一個身材瘦削的男子,穿著白色polo衫,卡其色長褲,跟在黎詩身旁,在照片中的每個角落。

照片中的風景看起來,像是中國杭州,再繼續看下去,還有兩人同進出杭州西子飯店的影像,那地方以前如曦和父親紀成興也是去過的,只是好多年沒去了,但照片看起來一切如昔。

如曦丟下了手上那疊照片:『就這樣嗎?黎詩告訴過我,她去杭州出差的事情,跟當地人吃吃飯談生意這沒什麼。』

『這沒什麼?如曦哥!你現在正面臨著事業上的大挑戰!如果黎詩夠愛你,她就該守著你!而不是去和這個杭州小開勾搭!你別小看照片這個小伙子,他可是中國有名的電商鉅子,要不是有他幫襯著黎詩,你覺得憑她一個的力量,有辦法讓Proposal成長的那麼快速嗎?一個男人會這樣傾盡一切的幫助一個女人,是什麼狀況你自己最清楚!』把剛起步的天買網負責人周杭說成是杭州小開,再適度的加油添醋,就是為了勾起紀如曦的疑心。

『如果只是要扯這麼一點無聊事,那妳可以走了,我手上還有許多事要忙,就不送了!』紀如曦把椅子轉到另外一個方向,從抽屜裡拿出雪茄盒,點起了一根古巴雪茄,這是最近從他父親那兒學到的習慣,紀成興遺留了一整個房間的上好雪茄,都收藏在一個溫溼度嚴格控管的小空間裡,心煩時抽上一根,倒頗收寧心靜氣之效。

『你...算了!不管你了!』織羽氣紅著一張臉,扭頭離開了成興紡織。

 

在點著浪漫燭光的銀茉莉法式餐廳,角落的一張小方桌,白淨無瑕燙的筆挺的桌布,座位上的兩位賓客不是一對情侶,而是兩個正在籌謀大計的女人,陳織羽與施建壁。

『我照你說的做了!但如曦哥哥他...壓根就不相信嘛!』陳織羽氣惱著說著,啜了一口2009 richebourg,並搭配切成小口的鴨胸入口。

『那是再自然不過了!照片又沒拍到什麼親密動作。』施建壁好整以暇的聽著,她不太喝酒,倒是對眼前煎的肥美的鵝肝相當讚嘆。

『去你的!那你還叫我拿照片去給如曦哥看!』織羽放下了酒杯,雙眼冒著怒火。

『別急!這只是計畫的第一步!先勾起紀如曦的疑心,這疑心只要生了那麼一點點根,我們接下來的計劃也就更好辦了!』

『那接下來的計劃是甚麼?』織羽心急地問著,

『你放心!我自會安排好,一定定期向您回報!』施建壁喝了一口2009 richebourg,嗯,真不合胃口,真想往裏頭倒些甜通寧水,幸好鵝肝肥美,很合她的心意。

 

施建壁對周杭的了解比陳織羽周全的多,經營電商平台,起步階段,事業雖然做的不錯,但還在大量燒錢的階段,公司雖然賺錢但庫存卻沒三兩銀,根據她雇用的私家偵探回報,黎詩與周杭的會面都是一般商務行程,但這周杭沒交過女友,觀察他對黎詩的關照,很明顯是有些不一樣的情愫。

『光這些小兒女情長就夠編排了!』施建壁撇嘴一笑。

 

下一步便是紀如曦。

 

與紀如曦約在遠林路旁邊的星巴克,施建壁帶了提峰銀行放款部門的陳經理一台前往,提峰銀行是間以高端客戶資產管理手續費收益為主幹的銀行,放款部門在這裡是個無足輕重的單位,99%都是承作十足擔保放款,拿些債券、基金、股票的來當擔保品。至於無擔保放款或是非十足擔保放款...,嗯,除非你是台積電,再勉強考慮考慮。

Sabrina!你要叫我跟紀先生談無擔保放款,你是吃錯藥了嗎?』陳經理一臉驚愕,

『沒錯!你要在他面前信心滿滿,告訴他,雖然你基於銀行從業人員身分無法保證,但根據你多年從業經驗,這額度申請過關的可能性極高!』施建壁事先與陳經理進行沙盤推演。

『這擺明是誆人啊!不行!我不幹!』陳經理轉身離開,

『你給我站住!』又是那粗啞到駭人的嗓音,陳經理抖了一下停下了腳步。

施建壁壓低了嗓音:『你女兒明年不是要上美國學校嗎?據我所知,那學費跟首年捐獻的開銷可不小...

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如果你幫我這個忙,讓我搞定陳織羽這case,我的年終獎金分你兩百萬!捐獻期限到期前就先給你,這兩百萬你還不用繳稅!』case如果搞定,一千多萬年終不是夢,八十二十法則,大部分的客戶是幫你打發時間,Key client才能帶你上天堂。失去了王老頭這case,這回可不能再失手,施建壁每天都這樣告訴自己。

『這...』陳經理頓時猶豫了起來,他是個年近五十的老好人,四十二歲才得了寶貝女兒,女兒個性恬靜少言,也不知為何被班上的小霸王盯上,成為霸凌的對象,老師一人cover一班三十幾個學生,自然也應付不來,就這樣寶貝女兒一天天憔悴下來,好不容易透過管道,籌謀許久終於幫女兒談好了轉到美國學校,結果老婆竟然在股票市場把兩千多萬的存款輸得一乾二淨,在提峰銀行多年的努力就這樣成了過眼雲煙,放款部門員工賺的是穩定的慢錢,學費還可以省出來,捐款就真不知怎麼辦,更別提還有海外校外教學呢!他女兒可不能受半點委屈!陳經理到此可以說是徹底的心動了!

『幹吧!幹吧!』施建壁拍拍他的肩膀,拿出車鑰匙,準備前往與紀如曦相約的星巴克。

 

紀如曦是個本科系技術出身對金融體系並不熟稔的經營者,這些事情往常都是紀成興和財務鄭經理負責,但上個月鄭經理剛跳槽到日恆紡織,副理對許多事物都不熟稔,所以現在這方面公司可以說是一團亂。想振作投資新設備、想修復舊產線,做甚麼都綁手綁腳,營運週轉金不足,英雄也氣短。聽到提峰銀行願意幫他申請資本支出和營運周轉金的額度,如曦真是有如荒木逢春,喜不自勝。

『您是說貴行有很高的機會通過這筆二十億的融資案?』如曦喝了一口熱美式,好奇的詢問,目前有一套輕型丹寧布設備還有輕薄防水的機能布設備,都是幾億的投資,還有上億元需要更新的老產線,每一條都需要資金。

『那當然!陳經理做放款二十年了,他認識幾間銀行對貴公司的改革都很看好!』施建壁在一旁幫腔,

『是的,紀董事長。二十億的案子,只要我找個五六間熟識的銀行,把您的企畫書給他們審閱審閱,我相信成功的機率很高!』老好人陳經理一頭沉穩的銀髮,加深了他發言的可信度。

紀如曦不太信任這個一身Joseph深藍色毛線套裝搭配Jimmy Choo寶藍色緞面高跟鞋,拎著淺藍色Hermes Bolide包,打扮太過高調的女人,但看著陳經理充滿歲月痕跡的誠懇臉龐,又似乎可以一搏。

『紀董,您不是說設備廠商最慢這月底要簽約嗎?事不宜遲,快去付訂吧!』施建壁在旁推波助瀾,觀察著紀如曦的神情,目前事情似乎發展的很順利。

『嗯!我會想一想盡快再和你們討論,謝謝!』紀如曦站起身和兩人握了握手,準備離開,又彷彿想到了些什麼:

『對了!其實這條小巷子繞進去,有一家小咖啡館:「每日咖啡」,我有時都在那裏吃早餐,蠻不錯的,兩位也可以試看看!』

『謝謝紀董推薦!下回我們一定去試試!』施建壁堆起滿臉笑容,心裡想著,誰想去那種破爛小店啊!紀如曦這裡看來搞定了,接下來就是周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