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是周先生嗎?』老練的侍者迎了上去詢問,

『是的!』

『紀先生已經入座,讓我帶您過去!』侍者帶著親切的微笑,比出了個請跟我來的手勢。

『周先生您好!』如曦一眼就認出了周杭,立刻站起身來,

『哈囉!周杭,又見面了!』黎詩也開朗地向他打招呼。

『兩位好!』周杭輕輕地牽動嘴角笑了一下,紀如曦太過閃耀的光芒讓他有些不太自在。

『周杭兄,我是紀如曦,聽了黎詩說起你在杭州對她的種種幫忙,相當感謝,難得你來台灣,一直想找機會讓您嘗嘗台菜,盡盡我們地主的情誼!』如曦誠懇地向周杭道謝,

『你客氣了!黎詩對我的幫助才多!』周杭靦腆地笑著,

『都來了別客套兮兮的,周杭你想要吃什麼?香煎豬肝、蚵仔蛋、肥腸、還有那個蛋黃肉!都很好吃喔!』黎詩忍不住主動推薦起菜來,

『小詩你讓周杭兄自己選啦!』如曦在一旁勸著,

『他對台菜還不熟啊!周杭,我剛講這幾道是必點,你想吃什麼再加喔!』黎詩不服氣地回嘴,

『黎詩是個吃貨!我相信她的品味!幫我再加一鍋地瓜稀飯就好!』周杭將菜單遞回給紀如曦,

『我也喜歡地瓜稀飯耶!呵呵!』黎詩忙了一下午,已經準備要大開殺戒了。

 

來來台菜上菜的速度很快,不到二十分鐘,整個圓桌已經佈滿碗碗盤盤,快油爆炒,菜香四溢,還有那鍋暖暖的地瓜稀飯,溫暖中帶著米香與地瓜的糯甜,跟每一道菜都很搭。

周杭夾起一塊香煎豬肝放入嘴裡,沒有腥羶味,卻有著特有的粉香,外表紮實內裡卻軟嫩不過老!不虧是經典名店的手藝!其他菜也非常下飯,不一會兒就喝掉了兩碗稀飯。

『周杭!還不錯吧?』黎詩瞧著周杭的吃相好奇地詢問,

『特別好!』周杭也不停下碗筷繼續大快朵頤。

三個人吃了一會兒,有些飽足了,叫了一盞香片,開始閒散地聊起了天。

『周杭兄!我是做工廠的,因為小詩的關係才對電商有概念,你和小詩算是同領域人,但我知道你做的事業又比小詩複雜許多,可以跟你討教您現在的計畫嗎?』

雖然紀如曦翩翩貴公子的光芒讓周杭有些不自在,但說起正在努力的電商事業,尤其是講到支付系統與物流,他可是充滿熱情,可以活力四射講個三天三夜都沒問題,於是周杭喝了口香片,立刻用心地解說了自己目前的想法與執行進度,也說了為何找上黎詩合作,這當中的故事精采萬分,也讓紀如曦聽的津津有味。

『目前資金方面還是很緊,一直在找投資人,有和日本那裏的科技公司談合作,要是可以得到他們的注資,我想未來的進展就更快了!』周杭一邊用手指敲打著桌面一邊在腦海中估算,

『光說我的事,紀兄剛說自己是做工廠的,目前狀況如何呢?』周杭對這種傳統的製造產業並不常接觸,但也很感興趣。

『之前非常好,年年賺大錢,但現在時代不同了,快被快速時尚打趴,再不變革就要等著關門大吉,所以最近也有更新設備和設計新產線的規劃,同樣也是大量燒錢啊!』

『哦?那紀兄是用那一種籌資管道?』

『有跟銀行談股票設質借款,也有聯貸案的構想。』

『是本地銀行嗎?還是外商銀行?』

『是外商,提峰銀行,他們在中國據點不多,您有聽過嗎?』

周杭一聽到提峰銀行總覺得不太對勁,總覺得紀如曦說的計畫很不像這間銀行的行事風格,而且那個叫施建壁的還欺騙他說黎詩單身鼓吹他追求,讓他先入為主的不太信任這間銀行。

『那紀兄現在準備要付設備款了嗎?』

『差不多,約已經簽了,下周用股票質押的借款會先動撥支付訂金,再來的設備款等聯貸籌組完成再來分期支付。』

『約都簽完了?坦白說聯貸案還沒籌組完這樣有些冒險啊!』周杭立刻眉頭皺了起來,

『還好吧?對方跟我說銀行團反應很熱烈,叫我趕快去把設備談下來別耽擱。』聽到周杭的質疑,紀如曦不禁有些惱,周杭那雙充滿光芒的烏黑瞳孔,彷彿可以看穿許多常人看不穿的事。

『資金的事,我可不敢大意,銀行怕客戶倒帳,我們做客戶的也怕銀行出爾反爾呢!』周杭雙手一攤誠實地說出自己的看法。

『嗯!』如曦一時語塞,索性不說話,氣氛忽然有些尷尬。

『如曦,別讓遠道而來的客人太累了!讓周杭早點回飯店休息吧!周杭!你明天一早的飛機吧?』黎詩趕緊打圓場緩和氣氛。

『嗯!我也差不多該回飯店整理行李了,感謝兩位的美食招待!』察覺氣氛有些不對的周杭雙手合十向紀如曦和黎詩道謝,先一步起身離開。

 

漫步在街頭,散了一會兒步,在街頭小販買了一杯滾燙的可可亞,周杭發現餐廳離飯店大概僅二十分鐘步行路程,索性用走的回去。夜晚的風有些冷,此刻的他第一次感到有些孤獨,不知為何彷彿有些失戀的感覺...

 

『如曦,其實剛剛周杭說得有道理,我也覺得牽涉到資金的事,還是要謹慎點為妙!』剛剛結束了在來來餐廳與周杭的用餐,黎詩與如曦又來到熟悉的小店:「每日咖啡」,喝一杯由老闆娘婕思精心製作的肯亞AA,今天難得有甜點瑪德連蛋糕,如曦立刻點了兩塊,這是黎詩唯一愛吃的西式甜點。

『小詩,我知道你的擔心,但這種大型決策,時點也很重要,要是設備投資的晚了,被敵人捷足先登,那整個計劃就功虧一簣了,資金面的窘境我也知道,我現在真的就是放手一搏,只能相信提峰銀行了!』如曦沉重而嚴肅的說著,咖啡店老闆娘婕思正端著兩杯咖啡過來,依稀好像聽到如曦提到提峰銀行這個字眼,但看客人一臉嚴肅,也不好意思多問打擾。

肯亞AA的酸香在空氣中輕盈地流竄,黎詩拈了一塊瑪德蓮蛋糕放入嘴裡,

『無論如何,我都支持你!』黎詩喝了一口溫度仍相當燙口的肯亞AA,那銳利的酸度跟熟悉的回甘感在嘴裡迴盪著...

 

周杭回到中國以後,與黎詩仍然保持密切的合作,將許多重要的專案委託給她, 黎詩也因此注意到天買網爆炸性的成長潛力,周杭甚至跟黎詩達成換股協議,讓黎詩也成為天買網的股東,天買網的規模遠比美好生活提案公司來的大,也因此在黎詩心中,總覺得周杭簡直是個超重義氣、有利同享的生意夥伴,當然,真正的原因只有周杭自己知道,他的心仍然在黎詩身上,就算他們之前無法有愛情,他也想讓兩人之間有更多的牽絆。

天買網與日本上川科技集團已經接洽了一年多,其團隊早已實際走訪杭州多次,終於等到了董事長上川一郎提出了本人實際造訪天買網總部的想法,周杭相當興奮雀躍,上川若真正想注資天買網,實地查核絕對有其必要,而對上川一郎來說,他也想更了解這位電商領域的鬼才。

事前周杭已經透過各種管道來認識上川一郎,身處高科技產業卻喜歡傳統物件,價值觀傳統但喜歡新點子、本身是雜學家,滿腦子古靈精怪的董事長。

『上川桑您好,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是周杭!』周杭亮出這句唯一會的日文和上川一郎打招呼,隨後兩人便用流利的英語開始交談,為了這次上川來訪,周杭將會客室整理出一個塌塌米的和式區,主要是想創造良好舒適的氛圍中和上川談要事,這樣的空間設計,在沒客人的時候,公司同仁也可以自由運用來靜坐思考,挺有種禪意的。

周杭邀請上川先生上座後,同仁立刻端上了製作抹茶的器具,毛刷、竹編的百本立(茶刷)、宇治森半的抹茶粉,刷茶陶碗,並將電熱水壺準備在側。

『周杭先生也玩這個?』

『就是在網路上看影片學的,原本覺得抹茶要刷很久才製造一點點,又非常苦,應該不是自己會玩的事物,但後來發現,有時候坐在這刷茶放空,品嘗那一抹苦澀後,竟然很能激發靈感,很多難題忽然迎刃而解,就愛上此道了!』

周杭微笑地用一種梭子左右快速移動的手勢來刷茶,抹茶特有的苦香與茶味立刻瀰漫在空氣中,提神醒腦,整個人彷彿身處在日本宇治的小茶屋一般,這套用具是周杭在逛美好生活提案網站時看到的,一個身穿棉質灰藍色套裝的女子,長髮用黑色髮圈鬆鬆的束起,在和室裡一個人恬靜地用百本立刷茶,染成櫻花色澤的陶土碗,在小巧的柚木桌上顯得溫柔,就像落在土地上的櫻花瓣,沉浸在這美好情境的周杭立刻被吸引下單(完全中招黎詩所創造的情境式行銷),買了也不算浪費,這回跟上川先生會面就用上了。

『嗯!好茶!喝下這碗茶,感覺應該來寫一闕俳句!』上川先生喝下一碗抹茶,衷心地稱讚,兩人不禁相視而笑,

『上回與周先生提到,需要籌措資金因應您天買網的未來發展,今天來杭州總部,就是想還聽聽周先生您的看法!』就讀麻省理工學院的上川先生,操著用字精準的英文,直接了當地說明來意,這點倒是很不像日本人的作風。

既然對方開口了,周杭也不拖泥帶水,

『其實接下來首要發展的就是大數據跟收付工具,利用大數據了解用戶的喜好,來針對正確受眾推播廣告,收付我也規畫好了,每個用戶會在天買網友自己的錢包,可儲值或是作為在天買網開店的收錢帳戶,這些「天幣」只要支付手續費就可以存到自己的實體銀行帳戶,但是若留著這些天幣,在天買網上消費,就可以享用用現金享受不到的優惠,總之無所不用其極把金流留在我們這個生態系,讓天幣的使用無遠弗屆,擴大天買網的影響力!』

一口氣講完這長篇大論,周杭舒了一口氣,看著熱水瓶的熱水又沸騰,立刻拿出了裝抹茶粉的精緻小罐,

遞給上川先生,

『要不要試試看呢?』

但上川先生顯然是被剛剛周杭的言論給弄得出神了,並不立刻出手去接,頓了半晌,才驚覺過來伸手接過,

『真不好意思,不過你那個金流生態系的言論實在太吸引人了!相信軟硬體和人力上也需要不少資源吧!』

『是的,初步估計大概需要六千萬美金,這部分一半將以自有資金和銀行借款支應,其他就需要金主注資了,沒有足夠資金,計畫也只是流於空談而已。』周杭微笑了一下,將一份沉甸甸的資金運用計畫書

推到上川先生面前,

PDF檔我也寄送到您的電子郵箱了!』

『嗯…』上川先生一邊有些笨拙地刷起茶,一邊回應:

『這些資料我一定好好拜讀,盡快給你答覆,這把茶刷出細緻的泡沫還挺不容易的,雖然我是日本人,這物件我還是第一次玩呢!』然後也刷了一杯茶給周杭。

兩人又繼續暢談了一會兒,上川先生便拿出伴手禮來,是日本知名陶器品牌:宗兵衛窯的陶杯,手感粗糙,霧面有帶有些許溫潤感的光澤,讓人的心也跟著溫暖起來,這是一組對杯,喝茶喝咖啡都很合適。

『宗兵衛窯的陶杯設計很簡潔,很符合周杭先生您!』聽到上川先生的評論,周杭也不禁莞爾一笑,原來這是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印象啊!

 

上川先生在杭州訪問了三天,又匆匆地回到日本,周杭把玩著手中的陶杯,不知為何想到黎詩,可能是因為黎詩也是這樣一個簡潔卻有著溫暖底蘊的形象吧!周杭把其中一個用漂亮紙盒裝好的陶杯細心的重新包裝,請助理寄給黎詩,不知為什麼就是想與她分享!

 

在周杭與日本集團積極接洽的這段期間,紀如曦與義大利設備廠商的洽談也到了最後階段,即將付出第一筆訂金,在匯款到期日的前三天,紀如曦特別親自打電話給施建壁,務必在明天下午把以股票作為質押的借款先進行撥出,對方也已經答允。

今天是匯出訂金的前一天下午兩點,財務經理向紀如曦報告資金還沒到位,紀如曦氣急敗壞正打算撥電話去催促,已經看到手機上提峰銀行施建壁的來電,他立刻接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