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匯出訂金的前一天下午兩點,財務經理向紀如曦報告資金還沒到位,紀如曦氣急敗壞正打算撥電話去催促,卻看到了手機上提峰銀行施建壁的來電,他立刻接了起來!

『施小姐,不是說好了資金今天到位?怎麼貴行到現在還沒把款項撥入呢?動撥確認書不是前一天都蓋好了嗎?』

『紀董你冷靜一點。』施建壁冷淡又低沉的嗓音讓紀如曦感覺到陣陣不祥感排山倒海而來,她頓了一下又繼續開口:

『陳經理今天早上通知我,你們年報剛出爐,去年全年仍是虧損,被經濟新報評等降評為垃圾評等,我們銀行無法拿垃圾評等的股票作為質押放款,所以,抱歉了,我們無法動撥。』

『什麼?兩千萬美金明天就要付清,你們這樣出爾反爾,我要怎麼臨時調度出這筆錢?』紀如曦氣極敗壞地吼道。

『實在很抱歉!』施建壁說完這五個字就把電話給掛了,

紀如曦慌亂之餘又打電話給當初見面那位審查部門陳經理:

『喂,是陳經理嗎?我紀如曦,想找你談一下明天動撥的事,剛剛施小姐告知我公司評等被調降,因此無法按照原本計畫動撥。陳經理,雖然我們公司去年財報虧損,但今年第一季卻是轉虧為盈的,難道不能衡量情勢維持原本的動撥計畫嗎?』

『咳咳,紀董,我是審查人員,不直接面對客人,有任何問題,請直接找前台業務施小姐。』

『當初不是你和施小姐一起來拜訪我掛保證的嗎?』紀如曦幾乎是對著手機大吼。

『紀董,這話可不能亂講,當時只是和施小姐談公事巧遇你,且我陳某人何曾向你保證過任何事情?』

陳經理用字遣詞一向謹慎,這能保護他像泥鰍一般滑溜避開各項災難。

『去你的!』紀如曦掛斷了電話,不過問題仍在眼前,他打了內線吩咐財務經理整理各家銀行帳戶存款還有借款額度使用狀況,只能先盡量湊看看,能不能弄出兩千萬美金先支付訂金,這回提峰銀行臨時毀約,讓紀如曦整個人心都涼了,這是否也意味著之前預估應該會進行順利的聯貸案也將化為烏有?

不管了,先籌出這筆訂金再說!

 

新到任的財務經理遠不如已經跳槽去日恆紡織的舊人來的精明,許多事都照看得不太好,這回緊急找錢,紀如曦也忙到手心都出了汗,只有一天時間,怎樣都只能籌到一千五百萬美金,還差五百萬美金怎麼辦?

萬般無奈之下,他撥出了一通電話...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紀如曦癱軟在那張漂亮的義大利製皮革辦公椅上,想起了周杭的話...

『資金的事,我可不敢大意,銀行怕客戶倒帳,我們做客戶的也怕銀行出爾反爾呢!』

當時黎詩想打圓場,但周杭還是低聲繼續嘀咕,聲音雖小,但當時的他還是聽見了。

『雨天收傘,錦上添花,各行各業都是一樣的,我們生意人在面對風險時,自己也該多留個心眼,總不能把責任都推給銀行...

『我搞砸了…』紀如曦痛苦地趴在桌上。

 

聯貸案理所當然已經化為一場空談,自從紀如曦勉力支付出設備更新款項的訂金但卻無法繼續支付尾款的事情傳開後,厄運接踵而來,他借高利貸支應短缺五百萬美金缺口的事情也被揭發,股價狂跌打入全額交割股、銀行再度縮銀根,所有資本支出計畫皆告失敗,公司出貨雖然尚稱順暢,損益表也還有獲利,但銀彈短缺,黑字倒閉幾乎就在眼前,黎詩大致上也知道目前成興紡織的窘境,她帶了些食物,來看最近幾乎以廠為家的紀如曦。

『你來了?』如曦抬起頭來,整個人瘦了一大圈,

『如曦!錢的事情,只要你照顧好自己,留得青山在,一定可以解決的!』黎詩放下了手上的食物,拍拍如曦的肩膀,繼續接著說:

『我之前和天買網有進行換股,目前持有天買網1%股份,聽說蠻多投資人都有興趣,天買網有在那斯達克上市的規劃,我手上這些應該可以籌一大筆錢,搞不好能談個兩千萬美金...

『小詩,我不要,那是你辛苦得來的,而且,我才不想靠周杭!』

『這時候了你還逞什麼強呢?把眼前問題解決最重要,為了成興紡織,我把「美好生活提案」賣了也行的...』黎詩很不能諒解紀如曦的態度,

『你走吧!反正天買網就要在那斯達克上市了,你去當你的富婆,別跟我一起沉淪!』紀如曦下了逐客令,

『你…』黎詩一時氣結,轉身離開。

紀如曦一頭亂髮眼睛布滿了血絲,繼續把自己埋在自己編織的繭當中。

 

兩天後,紀如曦被母親紀林茜召回家中。

『看看你這是什麼樣子!』紀林茜又心疼又不捨地數落著兒子,阿嬌姨端了魚翅雞湯上前,紀如曦卻是碰也不碰,紀林茜嘆了口氣,

『兒子,你盡力了,生意的事總有不順的時候,你在最壞的時機接手這走下坡的事業,別太自責,眼前的問題,總有辦法解決的!』紀林茜向紀如曦遞出一份文件。

紀如曦心不在焉地看向文件封面,竟然寫著:「股份收購企劃書」!他立刻打開翻閱,終於明白了事情的梗概。

日恆紡織打算收購紀家手上成興紡織的股份,目前紀家持股成興紡織62%,日恆紡織規劃收購其中的52%,紀家仍維持10%的占比,而成興紡織成為日恆紡織的子公司後,就讓紀如曦接任陳日恆目前集團董事長的位子,陳日恆七十歲了,交班並非不可能,但交班給像他這樣的外人?

『這...怎麼可能?』紀如曦滿臉疑惑不解,

『這當中自然有著不能寫入這企畫書的條件!』紀林茜伸手把文件抽了回來,低聲道:

『你必須與織羽成婚!』

 

銀茉莉法式餐廳,小巧而精緻的包廂,施建壁正在品嘗白松露燉飯和裝在小盒子裡的魚子醬洋芋泥,小湯匙是珠貝材質的,據說用金屬湯匙吃魚子醬會有鐵鏽味。

『計畫已經走到最後一步了,不知道會不會成?我好緊張喔!』陳織羽拿著叉子在碟裡的檸檬蟹肉天使細麵裡亂捲一氣,腦海裡千頭萬緒,一方面心疼如曦哥哥遭遇難題,一方面又希望計畫成功,真能嫁給她思慕已久的意中人。

『你放心吧!紀如曦不可能放手讓成興倒閉的,而且又有紀媽幫你,你就等著做紀夫人吧!』施建壁拿起Riedel綠梗酒杯喝了一口德國Egon Müller 白酒,有層次感的香甜氣味,讓她十分滿意。

『嗯!那就好!』陳織羽笑靨如花與施建壁碰杯,將手裡的Egon Müller 一飲而盡,準備迎接勝利的果實,這酒嘗著雖溫和香甜,後勁卻是挺強的,她的面頰不禁浮上兩坨嫣紅。

接下來的進展恰如織羽所預想的那樣順利,併購案由提峰銀行主導,進行實地查核,並且結合會計師進行查帳,光這筆案子就替提峰銀行賺進100萬美金的顧問手續費,部門分潤後,施建壁可計績50萬美金的業績。這還是小意思,陳織羽和陳日恆夫妻陸續在提峰銀行開了戶,分別存進了二十支(2000)美金和一百支(一億)美金,看來施建壁的業績大概有兩三年可以高枕無憂了。她敷了一臉裸貼的粉底,挑起一雙新紋的山形眉,踩著Prada寶石高跟鞋,走進蝴蝶百貨的愛馬仕專櫃,又訂了兩個包包。

 

這段時間紀如曦都把自己關在家裡,與黎詩也因為上回吵架好一陣子沒聯絡,他不斷上網瀏覽有關於日恆紡織的資訊,也一面審視成興紡織的狀況,日恆紡織有機能布技術、有品牌通路,成興紡織有獨到的丹寧布紡織專業,掌握多家品牌訂單,兩者合併絕對能成為紡織業的一方之霸,至於陳日恆為何肯在現在退居幕後,原因其實也很簡單,他長期發表歧視容貌、身材不佳的女性的言論,早就讓許多女性頗為有微詞,上回品牌新款中,有部分布料稍微豐腴的女性穿了會顯透明,發生大量退貨事件,他甚至說出Lemoncrush只為身高減體重大於110以上的女性製造這樣的言論,現在被許多女性消費者抵制,難怪他要選擇形象端正、又風度翩翩頗受女性消費者青睞的青年企業家紀如曦來接任自己的位子,當然也是順便挑女婿,一舉兩得。成興紡織的存亡就在眼前,一切都憑藉著自己的抉擇,紀如曦喝下一杯不加冰只摻了點水稀釋的雪莉桶威士忌,拿起手機傳了條訊息給陳織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