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相約在織羽指定的一處私人招待所,這裡平常被用來接待日恆紡織重要的客戶。跟警衛打了招呼後,經過一個長廊,映入眼簾的便是一間寬敞的客房,地上鋪滿白色的厚毛地毯,落地窗被厚重的深灰色窗簾所覆蓋,流線型的巨型檯燈提供著恰到好處令人放鬆的溫暖燈光,牆角佇立著一個紅酒櫃,裡頭放著陳日恆珍藏的許多酒款,身穿黑色蕾絲長洋裝的陳織羽,散發著慵懶性感的魅力,但似乎又帶點舉棋不定的緊張,她倚身從酒櫃裡拿出了一支DRC 1978年的La Tache,問道:

『要不要喝一點?』一旁的大理石圓桌上,擺了兩只擦得晶亮的Riedel勃根地酒杯,紀如曦點了點頭,陳織羽順從地以熟練的手法開這支老酒,

『我聽其他學長說,如曦哥哥你喜歡喝La Tache,所以特地從酒窖中尋了這支酒來。』

『是的,La Tache,有人叫她踏雪,如果發揮的好,那股玫瑰花香會讓人有如置身於玫瑰花園一般,搭配踏雪這個名字,有些雪中賞花的情致,明明是冷冽的美,但一入喉身子卻暖起來了。』如曦想起從前和家人在歐洲度假,和父親一起喝這支酒的日子。

陳織羽終於開好了酒,先倒了兩小杯:

『這瓶酒年紀較老,要慢慢喝,先喝一點試試吧!』

陳織羽拿起酒杯,正要淺酌品嘗,冷不防的撞上紀如曦那一雙彷彿要將她吞噬的雙眼,她立刻心虛的垂下了眼簾,

『你真的想嫁給我?』紀如曦輕輕地啜了一口紅酒,果然是記憶中的玫瑰花香,還有一點兒蜜漬果醬香,

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在嘴裡擴散。

『嗯!』陳織羽堅定的點了點頭,

『但我們交情不算深厚,你確定你了解我?』

『好的酒,淺嘗一口就知道,不需要喝掉一整瓶。』織羽替兩人又斟了酒,自己也喝下一大口,這麼有年紀的酒,一下子喝下這樣的量,豐富的層次如排山倒海一下子襲來,讓她有些招架不住。

『把衣服脫了。』紀如曦突然下了這一道指令,

『嗯?什麼?』陳織羽嚇了一跳,雖然她今天確實由內到外都精心打扮,但沒想到那麼快啊!酒都才喝兩杯呢!

『把衣服脫了。』紀如曦語氣溫柔地再重複了一次。

陳織羽穿的是一件黑色蕾絲長洋裝,一卸下就是黑色的內衣褲,沒有任何拖泥帶水,如凝脂一般的美好肌膚,青春女子特有的姣好曲線,赤裸裸地呈現在紀如曦的眼前。他又喝下一杯酒,現在的狀態彷彿是在下雪的玫瑰花園,人則是躺在暖呼呼的煙燻稻草堆裡,他想忘記過去,重新開始!如曦將織羽抱起,放在一旁的鵝絨大床上,潔白的床單顏色在昏黃的燈光下燦然似雪!

 

酒瓶空了,兩人在夜裡纏綿了無數回,非要抽去對方體內最後一絲精力那般,陳織羽溫柔又火熱的迎合,讓紀如曦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在歷經幾次激烈的射精後,他突然驚覺性和愛是可以分開的,看著床上熟睡的陳織羽,均勻的鼻息,這個前一刻還摟在懷裡的女子,現在對他而言似乎又成了感情淡薄的陌生人。

但潔白床單上的血漬卻讓他怵目驚心,她竟然是第一次,在紀如曦這個年代,男人幾乎已經沒有所謂的處女情節,但陳織羽外表亮麗又曾赴外求學,接觸的人面廣,自己竟然是她的第一個男人,這也未免太不可思議!如曦走出房間,使用外頭的自動咖啡機為自己製作一杯濃縮咖啡,嗯!有點苦澀,可能過度萃取了,他想起跟黎詩同住的那段期間,每天早上,黎詩會用一杯萃取的恰到好處,新鮮、滾熱的濃縮咖啡喚醒他,那全身細胞一同暢快甦醒的美好感覺,他至今仍能清楚的回憶。

『都過去了!』他已經重新為自己的人生定位。

 

『喂…』隔日下午,陳織羽人在蝴蝶百貨的VIP ROOM壓低了聲音打電話給施建壁,

『哈囉!紀夫人!需要我來幫你籌備婚事了嗎?』施建壁最近事業順,連低沉的聲音聽上來也格外明朗。

『謝謝你啦!事情很順利!只是想問你,你教我那招,真的OK嗎?』陳織羽低聲道,

『那招?喔!裝處女那招嗎?』

『喂!你小聲一點啦!旁邊沒有人吧!』陳織羽大驚失色。

『沒問題啦!這招不是必要,但算是加分,等著紀如曦對你死心踏地吧!』

『嗯嗯!』陳織羽帶著喜悅又有點不安的收了線。成為愛慕對象紀如曦的夫人,看著夫婿協助她打理家業,自己則是繼續悠哉悠哉過著舒適奢華的生活,夢想逐漸成真。

 

周杭在台灣置產了,一個不起眼的小巷弄,佔地三十坪左右的三樓半老式透天,成為了他的新別館。

為了讓外觀視覺效果更簡約,因此全都漆成了洋灰色,內部也重新裝潢成周杭喜愛的極簡風格,一樓是書房、二樓是客廳和飯廳、三樓則是私人休息的臥室,並不大的開放式衣櫃空間裡,放了周杭冬天與夏天的衣物,總共十五件單品,清一色白色、灰色,黑色,擺設的整整齊齊。選擇少,每天花在雜事的思考時間也就減少,能將大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

為什麼選擇在台灣買房子?為了投資?周杭也說不上來,也許是想離黎詩更近一點?雖然說人家都有男友了,但又不是成了家,就是想更常看到她一點。

安頓好了以後,他扭開一樓書桌上的黃銅檯燈,打開筆電,開始瀏覽美好生活提案的飲食專頁,這個專頁的營運項目分成兩種類型,一種是配送整理好的食材,讓客人自行烹飪,稱為MEAL BOX一種則是直接熟食外送,稱作MEAL STAND由於新家的廚房剛落成,急於想開伙的周杭便挑選了食材配送的項目,其中有兩道菜引起了他的注意,「白菜豬肉鍋」和「餅子地鍋雞」,

『兩小時內將食材配送到家?挺有意思的!』隨即按下了配送,利用綁定的銀聯卡付款,十分便利。

等待的期間,周杭索性出家門先繞繞看看,走了幾個巷子,看見一間小店:「每日咖啡」,引起了他的興趣,周杭推開門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婕思微笑地看向門口,似乎是第一次上門的客人。

『第一次來嗎?喜歡甚麼樣的咖啡呢?可以幫你推薦喔!』

『嗯!我喜歡熱的、加點牛奶,帶點甜味的!』周杭坐在吧檯前的椅子上,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哇,是個外地人,婕思十分驚訝。

『好的,今天您的咖啡就由小店負責了,您大可放心!』

婕思熟練的蒸熱牛奶煮奶泡,調製香氣醒腦令人心神明亮的濃縮咖啡,做好了溫度暖熱的拿鐵,再用穩定的手勢做出松樹圖案的細緻拉花,然後以一種變魔術的手法撒上香氣濃郁的比利時巧克力粉以及帶有黃金色澤的黑砂糖顆粒。整杯咖啡有如藝術品,婕思小心翼翼地將咖啡端到周杭面前,

『請品嘗看看!』

周杭喝了一口這杯特製咖啡,細緻又滾熱的奶泡讓他驚豔,許多咖啡店的奶泡都容易有溫度過低的問題,導致喝起來失去勁道,但這杯卻不會!黑砂糖和巧克力粉的提味讓整杯拿鐵的香味更具有層次。他一口接一口迅速的喝完這杯咖啡,整個人都舒服了起來。

『真的很棒!沒想到我家附近有這樣好的店!』周杭放下了空咖啡杯衷心地讚美道。

『原來你是剛搬過來附近啊?』婕思好奇問道,

『也不算是搬過來,就是在這附近置產,好有個落腳處。』

『這裡是個好地方,有空多過來小店這喝咖啡,也可以認識許多朋友喔!』婕思開始準備晚餐輕食的備料,一邊也不忘和周杭推薦自己的店。

嗯!這兒真的不錯!周杭喝完咖啡準備走回家,Meal Box的食材盒差不多也該寄來了吧?果然剛走到門口,手機已經接到了配送到達的通知,周杭做了簽收,興致勃勃的打算在新居來烹煮屬於他的第一餐,豬五花白菜砂鍋!

不用切、不用煩惱調味,只要將一片片堆疊好的白菜和豬肉片按照指示堆滿砂鍋,撒上所附的調味粉包,悶上三十分鐘,就做好了,看著冒出大量蒸氣香噴噴的砂鍋,周杭不由得更加飢腸轆轆,白菜的香甜搭配豬五花真是天衣無縫,MEAL BOX還貼心了準備酸橘醋醬,這醬汁讓砂鍋更是增添了一抹畫龍點睛的優雅酸味,剩下的大量湯汁也不浪費,加點粉絲、蔥花更顯鮮美,真是完美的一餐。唯一的一點小小遺憾,大概就是一個人吃孤單了點吧份量多了點,周杭看著餅子地鍋雞的食材盒,要約黎詩一起來吃嗎?

 

與紀如曦已經一個月失去聯繫,上回被氣走的黎詩一方面對如曦的態度感到惱怒,一方面仍然對紀如曦面臨的難題擔憂不已,

『會不會又被他媽媽抓去跟日恆紡織聯姻?』黎詩 不禁暗自擔心,正在煩惱之際,據說在台灣剛置產行館的周杭發了條簡訊來,

『我剛入住新家,在貴公司網站上買了點食材,明天晚上有空來協助消化嗎? 周杭』

也許這事可以找周杭商量商量!黎詩在內心自忖,立刻回了簡訊:

『好啊!幾點碰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