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一個醉鬼是件苦差事,攙扶著連路都走不穩的黎詩在路邊叫計程車,確實狼狽,好不容易上了車,告知了司機要前往的住址,還被司機白眼,扔向他一疊塑膠袋:

『阿六仔,不要讓你女朋友吐在我車上!』

周杭不太知道「阿六仔」是什麼意思,但應該不是什麼好話,算了!誰叫他帶著一個醉鬼呢?

黎詩可能是哭累了,倚在椅背上睡得好熟,計程車上播放著Michael Jackson 的 經典歌曲break of Dawn,在放鬆的音樂及令人有些臉紅心跳歌詞的氛圍下,周杭轉頭看著黎詩的臉,有點蒼白,鬢髮微亂,但眉毛卻是平順整齊,緊閉的雙眼,微彎的長睫毛,還有細緻的挺鼻、有些透明感的嘴唇...,這樣的一張淡淡妝容甚至接近素淨的臉龐,深深地吸引著他。

『唉,別亂想了,人家才剛失戀啊!』周杭強逼自己別過頭,就在此時,車子一個急轉彎,黎詩的頭不偏不倚地倒在他的肩上,長髮上幽微的香氣和她溫暖的體溫,讓周杭心臟差點跳了出來,連忙伸手輕輕將她扶正到座位上,這一幕正好被開車的司機從後照鏡看到,

『喂!你這男人還真是少見的膽小啊!』

周杭聳聳肩,不搭理他。

二十分鐘車程,總算到達黎詩居住的套房大樓,在司機的協助下(雖然嘴巴有點壞、心地還算和善),周杭總算背起了黎詩,進了大樓電梯。

從黎詩包包抽出磁卡,打開大樓房間的門,扭開電燈,目光所及是一間整理得乾淨清爽的套房,一股Jo Malone青檸羅勒柑橘的舒服香味撲鼻而來,趕快把這個醉鬼丟到她的床上,任務結束,周杭扭熄電燈準備去把門帶上,想快點回到台灣的家舒舒服服睡個覺,此時卻聽到黎詩的輕聲叫喚:

『欸…』

周杭轉過身:『嗯?什麼事?』

只見冷不防地黎詩俯身環抱住他,輕輕地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

周杭的臉一下子刷地紅了起來(不過房裡沒開燈也看不出來),他嚴肅地扶起她說:

『喂,我是周杭啊!』雖然面對喜歡的人,他也不想成為別人的替身!

黎詩沉默了幾秒(她的身子是如此的柔軟),然後又是一個緊緊地環抱,緊接著一個長達十幾秒纏綿緋惻的吸吮上下唇的吻,縱使周杭心中覺得不妥,但根本抗拒不了,吻完後,黎詩又倒回床上,正式陷入昏睡。周杭呆了幾秒鐘,才輕手輕腳關了門幾乎是奪門而逃似的拔腿離開。

 

翌日,周杭又是失魂落魄,七點鐘就去「每日咖啡」報到。

『假日也起的那麼早?每回你都是頭一個客人耶!』剛從居住的三樓下樓到一樓店面空間的婕思,身穿深藍色格子的超長版襯衫、緊身牛仔褲,一副慵懶的姿態,慢條斯理地穿上那件深褐色印著Daily Coffee字樣的圍裙。

『心情有點亂,來這裡理裡思緒。』周杭拿出背包裡的筆電,下意識地瀏覽起天買網的註冊人數、每日流量等數據。

『喔?是不是公司快上市了事情特別多啊?那還有空到台灣來?』婕思一面整理器具一面閒聊。

『唉!放不下某個人。』

『看來是戀愛上的煩惱?看在你遠在一方還常來捧場,今天我就特製一款咖啡款待你!』

『喔?什麼咖啡?』

『巴拿馬日曬藝伎拿鐵!』婕思把德布西的歌劇作品:佩利亞斯與梅麗桑德輕巧地放在唱盤上,輕柔的音量,剛剛好的陪襯又不打擾到客人。她熟練地把上好的生乳打出細緻的奶泡,搭配虹吸方式萃取的藝伎咖啡,今天盛裝的器具是花樣清爽的哥本哈根唐草咖啡杯,平穩地推到周杭面前。

『嗯!淡淡的酸度,口感特別甘甜清爽耶!』周杭喝了一口稱讚道 ,

『嗯,很多人都用中深焙的豆子做拿鐵,因為這樣的豆子味道比較濃郁香醇,風味才不會被奶味搶走,但我覺得有時喝喝這種單品豆做出來的拿鐵,反而清淡爽口,甚至有種酸酸回甘的感覺,很戀愛吧?』

『哈!老闆娘的比喻真妙!』周杭又喝了一口咖啡,七點五十分,打工仔阿吉剛進門,周杭立刻抓住機會點菜:『阿吉!我要吃酪梨火雞胸肉三明治!多加點切達起司!烤熱一點!』

『好啦好啦!能幫大老闆服務是我的榮幸!』阿吉脫下了防風外套,清洗雙手準備製作三明治。

『話說你的戀愛,到底有沒有進展啊?』被阿吉影響,婕思也變得八卦起來,

『昨天我們接吻了。』周杭一下子放下一顆震撼彈,

『哇塞!深藏不露耶!嘖嘖嘖...』阿吉在一旁發出驚嘆,

『做你的三明治啦!咦?那聽起來很順利啊!』罵完阿吉以後,婕思立刻發揮記者精神繼續問下去,

『難說,會接吻是因為對方喝醉我送她回家,她在神智不清的狀況下親了我一下,這能算數嗎?』

『你確定她完全不知道她親的是你?』

『無法確定,而且她一親完就立刻昏睡了,我也嚇得立刻離開現場。』

『沒想到大老闆這麼純情!』阿吉調侃道,

『其實這是我的初吻。』

『噗!』阿吉立刻笑了出來,被周杭和婕思一同白了一眼。

『好浪漫啊!我相信這名女主角一定知道你的心意,而且也同樣對你有好感,多給她一點時間吧!畢竟剛結束前一段戀情不是嗎?』

『嗯,我會等待的,現在也只能先裝作沒事人。』周杭將咖啡一飲而盡,咬了一大口三明治。

 

很明顯,又是一場痛苦的宿醉。黎詩捧著痛到炸裂的頭,硬撐著起身,從冰箱裡拿出冰透的礦泉水,吞下了兩顆普拿疼。跑進廁所,她看了看鏡子,鏡中的女人一臉浮腫,還帶著大大的黑眼圈,憔悴極了。趕緊洗了個熱水澡,換上一套乾淨的白色家居服,才精神許多。黎詩拿出貝果和咖啡豆,準備為自己做一份美式早餐,貝果烤好了,她在貝果的剖面上塗上軟質的起司抹醬,一面回想昨天自己是如何返家的好像是周杭,他送我上計程車的,但之後的事呢?怎麼腦海裡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壺裡的水滾了,黎詩趕緊關起爐火,待水溫放涼五分鐘,再來沖咖啡,肯亞AA的豆子在磨豆機裡發出極具誘惑力的香氣,黎詩忽然想起昨天的夢境,興許是酒喝多了吧,她昨晚非常淺眠,不斷做著沒有邏輯且情節破碎的夢,她夢到紀如曦和陳織羽的婚禮,她手裡拿著一桶紅漆,毫不猶豫地倒在那女人身穿的白紗上,陳織羽驚怒不已,紀如曦彷彿皺著眉頭,但臉孔非常的模糊。然後是另一個夢境,她夢到她在蘇格蘭的一處小屋(但她其實根本沒去過),天寒地凍的黑夜,她一邊烤火,一邊看書,腳邊有一杯波本威士忌,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有人拍拍她的肩膀,她轉過頭去,竟然是周杭,微笑地坐在她身旁,奇妙的是,非常自然的,她竟然親吻了他,是一個溫暖自然的吻…黎詩失神地回想著夢境,不小心往濾杯中倒了太多的水!

『該死!』她拿起抹布擦淨溢出的水。

咖啡的口味最能反映製作者的心情,今天的肯亞AA萃取的亂七八糟,一股腦的酸,沒有層次和回甘,黎詩乾脆把咖啡倒了,啃起貝果,覺得有點口乾,拿出冰箱裡的氣泡水,又想起紀如曦,索性把僅剩的兩瓶氣泡水都掉...,她拿起剛剛的礦泉水灌了自己一大杯。

『我是不是有點賀爾蒙失調,怎麼會夢到和周杭接吻…』黎詩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嘴唇,想著那個太過真實的夢境…

 

接下來的日子一切如常,周杭還是一個禮拜左右來一次台灣,由於距離公司上市的日程越來越近,他幾乎無法在台灣停留太久,但他仍然堅持定期來「美好生活提案」開會,久而久之,黎詩也習慣了周杭的存在,在他的襄助之下,Proposal公司的發展越來越蓬勃、多角化,充分體現了互聯網和分享經濟的概念,公司財報的盈餘蒸蒸日上,員工領紅利領到眉開眼笑,奮鬥了十五年,黎詩現在已經成為貨真價實的成功企業家。

 

這天中午,黎詩獨自坐在會議室,吃著從「宅吃貨」外賣app叫來的地瓜蔬果三明治搭配剛沖好的肯亞AA,打開筆電,瀏覽著「宅吃貨」的註冊店家數、使用流量...,看著看著,筆電螢幕右下角跳出一則新聞提示:

「日恆紡織合併成興紡織生效,正式更名成為日恆成興集團,日恆董事長陳日恆交棒女婿紀如曦。

 

黎詩想起大概是幾個月前,紀如曦和陳織羽婚禮的新聞幾乎佔據了各大新聞的版面,最好的飯店,最好的美酒饗宴(耗用了300多支DRC和五大酒莊的美酒)。一流的彩妝師和婚紗,造就了璀璨奪目的一對佳人,賓客陣容冠蓋雲集,名媛圈更是爭奇鬥艷,蝴蝶幫的另外三大千金身上的行頭沒有不破千萬的,黎詩原本以為自己會很在意,但發現自己卻意外淡定。婚禮的隔天晚上,周杭來台灣說是想度個小假,叫了Meal box的食材邀她過去吃飯。

『該不會是怕我想不開吧?我還沒那麼脆弱!』當時的黎詩這樣想,但也很感謝遠在一方的好友如此體貼,於是便前往赴約。

那天周杭叫了白菜豬肉餃子的材料,連餃子皮都得自己桿,黎詩打趣的說:

『大老闆,你一秒鐘幾億上下,怎麼有時間陪我在這裡和麵啊?』

『我怕我最好的生意夥伴想不開,所以再忙也得過來一趟啊!』

『去,你也太瞧不起我了!』

『開開玩笑的,我知道你沒事。前天在宅吃貨網站上看到這個餃子,覺得有趣就想到你了,跟你一起包餃子一定很好玩!』身穿灰色厚棉帽T搭配牛仔褲萬年不變的周杭,低著頭專注地切著眼前的大白菜。

黎詩看著他的側臉,內雙的明亮雙眼,堅毅的臉部線條,忽然覺得,有周杭陪在她身邊,是老天爺給她的一絲絲寬厚。下了滿滿兩大盤餃子,兩人就著啤酒品嘗,Q彈帶勁道的餃子皮,多汁甜美的肉餡,讓兩個人都讚不絕口,黎詩忽然覺得,她漸漸地能放下紀如曦了。

 

一邊輕啜著肯亞AA,一邊回憶起那個吃餃子的夜晚,忽然接到助理Apple的電話:

『老闆,不好意思,LemoncrushCindy說想跟你改會面時間。』

『什麼?他們這樣的大公司也可以出爾反爾嗎?』

『對啊!我也覺得很扯,她問你今晚有空嗎?地點她都可以配合。』

『今天禮拜三是我固定去「每日咖啡」吃晚餐的日子,唉,罷了!叫她晚上七點來咖啡店找我吧!』

『好的,我馬上通知她!』

Lemoncrush是紀如曦正式掌舵日恆成興集團後,第一個推出的機能衣品牌,由於時髦舒適功能性又強,雖然價格不斐,但立刻在名媛圈引起搶購的風潮,成了Instagram上最火紅的hush tag,不得不說,紀如曦真的讓這個古老的紡織集團,注入強大的生命力。黎詩原本不想再和任何與紀如曦有關的事物有瓜葛,但沒想到助理Apple卻幫她安排了這個會面,自己也是一時大意,應該一開始就果斷的拒絕才對,算了,就跟他們的經理Cindy談一談,然後把上架的後續事宜丟給Alex就好。

 

六點五十,黎詩已經在每日咖啡坐定,她穿著深藍色的筆挺套裝,米白色的Ferragamo Vera系列七公分高跟鞋,以專業的態度迎接會面,婕思一邊煮咖啡,一邊好奇的問她:

『今天怎麼穿得那麼正式,平常看你來這用餐都挺悠閒的!』

『沒辦法,就上次跟你提到紀如曦公司的品牌經理找我開會,正好選今天晚上,我就約來這了。』

『喔…』聽到紀如曦這三個關鍵字,婕思立刻不再多言,以免觸到客人的痛處。

 

七點鐘,咖啡館裡響起推門的聲音,緊接著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黎詩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竟然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