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七點鐘,咖啡館裡響起推門的聲音,緊接著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黎詩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竟然是那個與她愛恨交織,糾葛多年,最後卻潦草道別的人,紀如曦!

 

身穿名牌西裝,好看的眉眼,完美的五官比例,日恆成興集團總裁兼Lemoncrush品牌創辦人,才剛獲得年度夢中情人票選第五名,紀如曦已成為那種在相親節目上,一出場就會惹得眾女性爭先恐後按鈕的男人,但這些日子以來,他的內心是否一如他的外表那般光鮮亮麗呢?

 

『老闆早!』將工商日報和經濟日報疊的像是熨過般整齊,一瓶沛綠雅氣泡水和咖啡也早已擺在固定的位置,玉姨一大早就把這些瑣碎事務做的滴水不露,她是織羽從自家帶過來的幫手,原本如曦覺得,家裡有阿嬌跟阿秀姨已經綽綽有餘,但後來才發現織羽有多麼難以服侍,不禁暗自慶幸有玉姨的存在。

 

織羽從小嬌生慣養,不做任何家事,嫁到紀家以後,住在紀家大宅的一處別館,與婆婆紀林茜保持著剛剛好的距離,倒也相安無事。一早的用膳,阿嬌姨負責準備中式早點給紀林茜,玉姨則張羅著織羽慣吃的西式早餐,通常紀如曦會陪著 一起享用。

『今天的Anything Bagel,抹醬超棒的,這是拜託欣蝶去紐約幫我帶的,吃起來就是不一樣,如曦!今年底去紐約過聖誕節跟跨年好不好?』過著富足生活的陳織羽臉上散發著甜美豐潤的光彩,皮膚看上去光潤水滑。

『好啊!』如曦喝了口咖啡,繼續埋頭看他的報紙,

『你老是這樣,真沒勁!對了,今天晚上要和爸爸一起吃飯喔!』

『什麼?之前我們不是說好周二、周四、周六我會陪你回娘家吃飯,今天是禮拜一耶!』

『我知道啊!但爸說他對Lemoncruch行銷方式有些想法,要和你談談。』

唉,又來了!雖然紀如曦名義上是集團總裁,但內部人都知道,許多決定,還是太上皇陳日恆說的算,

『好啦!記得晚上之前在我家集合,我要出門囉!』陳織羽薄施脂粉,穿著休閒,身上穿的正是現在最流行的Lemoncrush粉紅色運動服,準備和蝴蝶幫姊妹會合上瑜珈課。自從她和紀如曦結婚後,兩個集團的合併案就一直是新聞的焦點,再加上旗下品牌的蓬勃發展,現在的陳織羽可以說是時尚雜誌的寵兒,三天兩頭就出現在雜誌封面上。

 

隨著織羽輕快離去的腳步聲,如曦也準備開著他的Porsche Panamera前往公司,雖然織羽總叫他請司機,但他卻當作耳邊風,自己開車自由自在多了。

到了公司,大大小小的會議立刻接踵而來,除了品牌業務,還有設備運作等許許多多的難題,

『董事長,經緯紡織機座需要更換已經談好久了,還有化學藥劑的新配方,什麼時候試車?』

紀如曦想了一想:

『這我現在還無法決定。』』

『再不決定,就趕不上聖誕節訂單了!要不要我直接去問老董?』紡織廠A廠廠長不客氣地回道,工廠的廠長掌握技術核心,地位非常崇高。

『…今天會議就先開到這裡。』悶在心裡的紀如曦宣布散會,他確實無法給出肯定的試車時程答案,因為資金在別人手裡,決定權,則在剛剛他們所說的老董身上。

 

做完瑜珈,陳織羽與蝴蝶幫的姊妹們一起躺在充滿著佛手柑與甜橙精油香氣的休息間嗑牙。

『肚子好餓喔!』千儷摸著扁扁的肚皮,

『要去吃什麼?』織羽詢問著,

『今天這樣邋遢,不想出去拋頭露面,叫外賣好了!欸,你們要吃什麼?』千儷拿出Iphone打開「宅吃貨」App的店舖列表給大家看,

『你也在用這個App喔?聽說「宅吃貨」是中國天買網的轉投資之一,他們在中國的App叫「天天外賣」,我哥在那邊常用!我要吃海南雞飯!』可桐看了一眼說道,順便點了菜。

『天買網集團,你是說周杭那個天買網?超想認識他的!他們股票快要在那斯達克上市了,聽說他在美國會有演講,我超想去!欸!我要吃加州捲和起司漢堡』蝴蝶幫之首葉欣蝶興奮的說,老實說最近她的行頭輸陳織羽許多,蝴蝶幫之首的位置岌岌可危,近年百貨業受到電商衝擊,經營不易,她老爸也開始動念想投資電商。

『拜託!周杭那款你也愛,先別說他離帥字還有一百條街遠,連穿衣品味都是一場災難,一件灰色帽T、牛仔褲就上去演講!』陳織羽翻了個白眼,

『拜託!這年頭西裝革履不流行了啦!賈伯斯也都是黑毛衣配上牛仔褲啊!他演講還不是帥呆了?我就喜歡這種有個人魅力又有點古怪的男生!』葉欣蝶瞇起了雙眼,

『織羽,剩你了,你要吃什麼?』千儷不耐煩地向她確認,

『不吃了!早餐吃太多!』陳織羽拿起包包,一股子不爽,這年頭女人是怎麼了,審美標準有問題!她坐上司機的車回家,中午就請玉姨弄點義大利麵吃!

 

玉姨用橄欖油,將番茄、芝麻葉、撥了殼的蝦以及圓直細麵細心的拌炒,成就了一碟清爽的午餐,陳織羽就著一杯Riesling白酒,有些心不在焉的吃著,她心想,一定要叫紀如曦加快Lemoncrush的推展腳步,讓品牌發揚光大,日恆成興集團跟著風生水起,天買網可以在那斯達克上市,日恆成興也可以在香港籌資,我的男人才不會輸給什麼周杭,陳織羽一向喜歡自己成為姊妹中的核心焦點,所有人都必須羨慕她。

 

晚間時分,開會開的一身氣的紀如曦,帶著有些疲憊的臉色,來接陳織羽一同回陳家吃飯,陳織羽一打開車門,看著紀如曦那張冰塊臉,不由得心中有氣:

『大少爺,是誰讓你受委屈了?見到我就擺臭臉。』

『沒事,公司事情多,有點累。』

『公司事情多?你不是董事長嗎?吩咐下去就是了,我爸以前回家可不敢用這種臉對我!』

『…』紀如曦一肚子火,但還是按捺了下來,這個婚姻是自己選的沒話說,但這女人婚後展現的本性還真能把人惹毛。

車上的氣氛有些凝結,但幸好路程不遠,陳織羽一邊欣賞自己染成勃根地紅的光療指甲一邊嘀咕著兩句最近長的兩顆痘痘,也就到了。

陳家的老管家已經在門口候著,領他們到巴洛克式的氣派飯廳,駐守在陳家二十年的慶嫂是玉姨的姊姊,每天帶領著其他幫手張羅著細緻的吃食,今天用的是中式菜餚,熟透的大塊中式香料煮牛肉、干貝燴食蔬、木耳蛋絲、蟹肉粉絲煲、花菇雞湯...,搭配每人小半碗的紅藜米飯,慶嫂帶領著幫手協助佈菜,在老爺陳日恆的一聲令下,大家才動起碗筷。

『如曦,最近機能布的出貨量怎樣?』

『上個月底總結出了52,897匹,比前月成長了11%,快到聖誕旺季表現應該會更好!』

『那丹寧布呢?』

『上個月底總結出了30,897匹,已經從谷底反彈,但跟去年同期比還是衰退12%,這部份還是要繼續新的行銷策略跟發展新技術,爸!之前的新藥劑測試跟紡織機座更換,應該要執行了吧?』

陳日恆搖搖頭:

『別操之過急!聖誕旺季快到了,這時候更動設備怕有閃失,廠長若再問起就說是我說的,一切等明年再說!』

『好吧!』紀如曦在心裡嘆了口氣,繼續切著面前的牛肉,

『對了,關於品牌Lemoncrush,你有新的計畫嗎?我看過最近的報表,我覺得生產量還是太小,行銷地區也不夠廣,你要快點做大,不然等到競爭對手群起模仿就糟了!』

『爸,Lemoncrush是我創立的品牌,他就是走一個比較高端的路線,產量少,購買通路具有珍稀性,自然能產生飢餓行銷的效應,我成立了很多Lemoncrush的免費App和社群,就是要做品牌形象跟精神,而不是走傳統的打廣告疲勞轟炸模式。』

『不管你用什麼行銷方法,你的量做不大,成本就降不下來,不管怎樣量一定要上來,這樣也對我們工廠的稼動率有幫助!下個月營業額至少要成長三倍!如曦!你要勇於挑戰!』

『是。』紀如曦無奈的回應。

『媽!如曦答應我大家一起去紐約跨年,我們一起去吃巴伯的義大利菜好不好?超想念的!』

陳織羽不想搭理父親和夫婿之前這種無聊的生意話題,開始跟母親陳方彤聊起聖誕節與跨年的規劃。

『當然好,不知道他現在還是不是米其林三星?』母親也顯得十分雀躍。

一頓氣氛詭譎,好像分裂成數個小世界的奇異飯局,就這樣結束了。

 

晚飯結束準備返家,紀如曦靜默地開著車,陳織羽不滿地打破沉默:

『幹嘛都不講話?又是誰惹到你啊?』

『沒事。』

『你少來,每次陪我回家吃完飯你就是這個樣子!』

『如果你是我,被人對你所做的每個決策指手畫腳,你有何感想?』紀如曦白了陳織羽一眼,

『我就知道你在生爸的氣,但他也是為了你好為了公司好啊!我也希望Lemoncrush這個品牌趕快壯大!變得比NIKEADIDAS還要厲害!然後去香港還是美國IPO。』

『織羽,有很多方法可以幫助事業茁壯,IPO只是籌資的一個手段,而且以我們現在的資金狀況,完全沒有需要,隨便去新的公開市場籌資,反而是讓自己綁手綁腳,又多了更多指手畫腳的股東!』

『哎呀!你不懂啦!』織羽抓起一綹髮絲繞著,

『我當然懂,你以為上市櫃公司就比較屌比較有名氣,可以跟你那群姊妹淘炫耀,織羽,你該長大了!成熟點吧!』

『哼!』陳織羽繼續用手繞著自己亮麗的髮絲看向窗外,不再搭理紀如曦,不一會兒,車子抵達了紀宅門口。

『你先下車吧!回家早點休息。』

『那你呢?』

『我有點悶,去喝一杯很快回來。』也不待陳織羽回答,紀如曦已經迅速的踩下了油門。

『真是的!』陳織羽氣憤地踱了下腳。

 

走進熟悉的酒吧,紀如曦點了杯威士忌,抽起了一根雪茄,角落的開放式小包廂有些喧嘩,吸引了他的目光,是一群衣著時髦的女子聚會,熱鬧交錯的庫克香檳和香檳王插在冰桶裡,晶亮的香檳杯不斷地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其中一個豐潤的身影讓紀如曦有些熟悉,定睛一看,那不是施建壁嗎?

 

『恭喜Sabrina得到今年的業績冠軍!一千萬的獎金耶!』一名黑衣女子又開了一支香檳,

『謝謝大家啊!』酒量不佳的施建壁有些不勝酒力,但在亢奮的情緒下仍是喝下不少香檳,

『說起來你還真強,竟然能爭取到陳家這麼殷實的客戶!』黑衣女子繼續奉承,

『說到陳家,我超想看看那個陳織羽本人耶!上回的名人雜誌,她那個封面照超正點!』

『而且她老公又帥又優秀,家裡又有錢,真好!』

幾個女人開心地嘰嘰喳喳,紀如曦側過身來喝著酒,不想讓她們發現,喝完這杯酒早點回去吧!

正想起身,卻被施建壁的回應的話語給留住,

『哼!她那段婚姻,可是靠我助攻的,陳家的業績不給我,怎麼說的過去?』

『喔?此話怎說?』

施建壁腦子一熱,便將如何設局紀如曦,讓他陷入困境,再挑撥他與前女友之間,讓陳織羽趁虛而入的故事娓娓道出,

『哇!所以你還設計了周杭,可你這樣玩弄了他,人家現在發了,你不就失去一個潛在大戶?』

『靠么啊!十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而且伊係阿六仔,咱台灣又不能做他生意!喝啦喝啦』拿起一杯粉紅香檳,施建壁又是一個乾杯。

『欸!姊你也真妙,現在甚麼時代了,還叫陳織羽裝作是把第一次給紀如曦,你以ㄨㄟ是在演雪珂喔!』

『幹!不講雪珂人家還不知道你多老,其實這也不是必要!只是我建議一下,陳織羽就衝了,那個ULTRA RICH GIRL骨子裡也是很bitchy...

隨著酒越喝越多,這群女人話也越講越露骨了,完全沒注意到吧檯上有名男子已經氣得發抖,險些把手裡的酒杯弄碎。

 

紀如曦走去酒吧附近的超商買了一大瓶礦泉水,坐在戶外的椅子上緩緩地喝了起來,慢慢褪去身上的酒氣,腦袋逐漸的清晰,

『我到底是怎樣把自己搞成這樣的?割捨了最愛的人,卻成為別人經營企業的魁儡,周杭說的對,我被追求成功的心蒙蔽了,沒計算風險就亂衝,現在被別人狠狠擺了一道...』紀如曦痛苦的抱住自己的頭,事到如今,他還有可能改寫自己的命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