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詩在每日咖啡等待著Lemoncrush行銷部經理Cindy,沒等到Cindy現身,卻看到了紀如曦,她抓起包包,轉身要走,卻被紀如曦給攔了下來,

『小詩,我知道你不想再看到我,但給我機會說幾句話好嗎?』

『不准這樣叫我!』黎詩撥開紀如曦的手,情緒十分激動,

『好,都聽你的,黎詩,你可以先坐下來嗎?』

為了怕引起店裡其他人側目,黎詩只好先平靜地坐了下來,但吧檯內的婕思一看到紀如曦,可是驚訝地差點把手沖壺給摔到地上。

『老闆娘,請給我兩杯肯亞AA。』紀如曦維持著一貫的斯文與優雅,

『我今天不想喝肯亞AA。』黎詩出聲反駁,

『那你想喝什麼?』紀如曦充滿耐心地詢問,

『老闆娘,我要一杯耶加雪菲。』黎詩不搭理他,另外向婕思點了咖啡。

婕思不敢介入這兩個人之間,趕緊點了個頭,躲去角落磨咖啡豆。

『黎詩,我知道你對我很不諒解,我完全能體會,連我自己,也不能原諒我自己。』

『別說這些了,都過去了,不是嗎?如果你想談生意,我樂意奉陪,其他,沒什麼好說的!』

『黎詩,你能體會我當時的景況嗎?銀行抽銀根、公司面臨黑字倒閉的危機、別說新業務的拓展,就連基本的原業務都要不保,那時候的我,又怎能冷靜的思考?』

『所以你就狠心的切割了我,投向陳織羽的懷抱?不需要冷靜思考,這就是你依著內心深處的聲音做出的決定不是嗎?我不是沒給你機會,我也想幫你,甚至計畫賣掉天買網的持股,但你呢?你不信任我,直接與日恆集團合併,現在你成了他們的駙馬爺,當了集團的董事長,一身榮華,又娶了上遍各大雜誌封面的超完美嬌妻,你還有甚麼不滿足,我對你已經無足輕重了,你又何苦來爭取我的諒解?』黎詩冷冷地說道,

『我不想多解釋甚麼,畢竟是我做錯了,黎詩,我們那麼多年的感情,難道就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紀如曦看著黎詩,眼神充滿了熱切與一絲希望。

『紀先生,您的肯亞AA』婕思把咖啡杯端到紀如曦面前,當然也聽到了一點對話,這男人!婚都結了,現在還來叫前女友給機會,到底是在演那一齣?希望黎詩別腦子一熱又犯糊塗,

『我還能給你什麼機會?你和陳織羽已經結婚了,好好經營你的婚姻才是你現在該做的事!』

『黎詩,我知道我已婚的身分跟你講這些是不太恰當,不過,婚可以離,公司與財富都可以拋棄,我常在夜裡想著,這一生最快樂的日子就是與你一起工作、開車送貨的那段時光,有一回下大雨我全身溼透在你家樓下等你,你拎著狼狽的我進門...這些點點滴滴,一再提醒我,你才是我真正想爭取的幸福!』

紀如曦啜了一口肯亞AA,將這些話一字一句慢慢地吐露。

黎詩靜默了一會兒,想起她第一次遇見紀如曦,在成興紡織工廠大門,紀如曦伸出手將跌倒的她扶起,這個男人改變了她的一生,她曾經以為他是她生命裡的天使,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覺得她已經看清了這個天使的真面目,他只能接受成功,卻以為自己可以忍受磨難,真的受挫時就會開始怨聲載道跟逃避,然後還該死的愛面子。

『小詩你的耶加雪菲。』婕思又端上了一杯咖啡,她好想知道黎詩會怎麼回答,不過基於尊重他人隱私,她還是默默地退回角落。

黎詩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思考著怎麼斷了紀如曦的念頭,她轉過了頭,迎向了紀如曦炙熱的目光,正要開口,冷不防地紀如曦卻俯身吻向她的脣…。

 

事發突然,連黎詩都愣住了,就在這靜止的三秒鐘,一名遠地而來的常客推門走了進來,

『周杭!』熱情的阿吉向門口揮手,周杭也微笑地揮手回應,然後望向吧檯確認自己熟悉的位置是否還空著,咦?那不是黎詩嗎?那坐在她身旁的人?是紀如曦!這兩個人現在在做什麼?他在心裏一直惦記著黎詩,再忙也要不遠千里來看她 ,但現在,她竟然在和這個有婦之夫接吻?

周杭太過憤怒,直接扭頭就離開了每日咖啡,黎詩轉頭一看,才驚訝地發現進門的客人竟然是周杭!

『原來周杭哥在台灣放不下的人就是你啊!』阿吉意味深長地看了黎詩一眼幽幽地說,婕思推開擋路的阿吉向黎詩吼道:

『你還不快去追!』黎詩這才大夢初醒般地起身狂奔。

婕思看了一紀如曦一眼道:『你跟黎詩之間,已經不可逆,還是過好自己的日子吧!』

紀如曦看著眼前那兩杯冷掉的咖啡,心,也冷了。

 

黎詩推開咖啡店大門在街頭胡亂奔走,根本追不上周杭的腳步,周杭一個異鄉客人生地不熟能去那裡?她一邊走,一邊想,不管她今天跟紀如曦怎樣,為什麼她需要在意周杭的想法呢?為何當她發現周杭看到那個意外接吻的場景時,她會那麼心慌意亂呢?這段時間這個大男孩似的工作夥伴,似乎已經成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雖然兩人分處兩岸,他卻是一張機票一只背包就沒事人似的到來,那深灰色帽T與牛仔褲,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帶來安全感的色彩,她突然想起上回夢中與周杭的那個吻,也許她該面對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了,周杭會在那裡?她心裡亦有了答案。

 

晚上九點的音樂酒吧,周杭點了一杯Old fashion,聽著台上的歌手唱歌,今天的歌手是名年約四十多歲的男性,手裡提著電吉他,信手拈來,唱起一首:挪威的森林。

 

讓我將妳心兒摘下  試著將它慢慢溶化 

看我在妳心中是否仍完美無瑕

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  依然愛我無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啊

 

那裡湖面總是澄清 

那裡空氣充滿寧靜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藏著妳不願提起的回憶 (藏著妳最深處的祕密)

 

妳說真心總是可以從頭  真愛總是可以長久 

為何妳的眼神還有孤獨時的落寞

是否我只是妳一種寄託  填滿妳感情的缺口 

心中那片森林何時能讓我停留

 

或許我 不該問 讓妳平靜的心再起漣漪

只是愛妳的心超出了界限  我想擁有妳所有一切

應該是 我不該問 不該讓妳再將往事重提

只是心中枷鎖 該如何才能解脫

 

這首經典的老歌彷彿譜出了周杭的心聲,他喝下了半杯酒,想起了黎詩輕輕把左邊髮絲撥往右邊的模樣,自己終究只能扮演在一旁默默守護的角色吧?以前的他不也覺得這樣很好嗎?為什麼現在變得那麼貪的無厭呢?為什麼看到黎詩和紀如曦再度同框的畫面,他會覺得如此難受?周杭把剩下半杯的Old fashion乾了,又向服務生要了一杯。

 

『你的Old fashion。』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的耳邊,他揉了揉有些迷濛的雙眼,往後一看,只見穿著深藍色合身套裝、米白色漆皮高跟鞋的黎詩,將一杯帶著櫻桃香氣的Old fashion放在他的面前,放下酒杯後,她習慣性的又將左邊的長髮撥到右邊,一陣茉莉花揉合著橙花的香氣輕柔的舞動著。

『過來台灣也不找老朋友,就一個人喝著Old fashion然後聽著這些Old fashion的歌嗎?』黎詩在他旁邊的空位坐定,點了一杯波本威士忌。

 

『你不是和紀如曦...?』

『噓。』黎詩伸出手按住他的嘴唇,喝了一大口威士忌,將經過娓娓道出,

『你看到的畫面純屬意外。陰錯陽差我和他又在每日咖啡重逢,他可能對我有所誤解,覺得我會像個小少女一般的期盼著他的歸來,才會做出這種舉動,念在我和他多年的舊情,我也不和他計較了…。』

『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你人生地不熟,去過的地方就這幾個,這種時間,我想大概就只有這間Bar吧!』

『看來我很好捉摸啊!』

『我想我就是喜歡你的簡單!』黎詩捧著微紅的臉頰,側身看著周杭,

『嗯?你說什麼?』周杭藉口著音樂太吵,掩飾著自己的緊張。

『雖然你服裝品味古怪,語速太快,長相也不是典型的帥,一天到晚把kindle弄壞,還常常捧著筆電耍宅,但…我愛上你了。』

面對著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周杭越是驚喜腦中反而越是一片空白,他側身轉向黎詩,迎向的是她那如黑夜中閃爍星芒的曖昧笑容,他無比小心地在黎詩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黎詩則俯身吻上了他的脣,

『紀念一下我們的第一個吻。』黎詩拿出包包的小筆記本記下日期。

『其實是第二次。』

『什麼?』黎詩有些疑惑,

『別數了…』周杭將黎詩抱在懷裡,繼續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吻。

 

紀如曦已經超過三個月不碰她了,他倆可是新婚燕爾啊!陳織羽剛泡完澡,拿起化妝台上矜貴的法國護理油,愛惜地擦拭在自己年輕而美麗的肌膚上。不知從那個時間點開始,紀如曦開始徹夜不歸,連例行的陪她回娘家吃飯,都顯得只是行禮如儀,這場自己夢寐以求的婚姻怎會演變至此。

 

手機響了,織羽接起電話,是葉欣蝶。

『小羽,要不要出來樂一樂?』

『不了,剛洗完澡,正準備睡覺呢!』

『幹嘛?紀如曦不讓你出來?』

『他加班,還沒回家呢!』

『那你待在家幹嘛!我去接你!今天在我家開party,很多有趣的傢伙,你不來會後悔!』還不等陳織羽回答,葉欣蝶已經掛上了電話。

陳織羽只好趕緊裝束了起來,黑色緊身的貼臀小洋裝和鉚釘造型的Christian Louboutin紅底鞋 ,搭配較為濃豔的妝容,勃根地色紅唇顯得畫龍點睛,她看著鏡中性感美麗的影像,不禁深深著迷,想到紀如曦竟然可以這樣冷落自己,更加覺得憤怒不已,出去玩吧!給那個男人一點顏色瞧瞧。

半個小時不到,葉欣蝶那台藍寶堅尼Huracan低沉的引擎聲音就傳到了耳邊。陳織羽很吃力的扭動身子才鑽進了這台車,

『這車子視野也太低了吧!好開嗎?』陳織羽看著小小的後照鏡,極低的行車視野,不由得感到好奇。

『不好開!後照鏡幾乎看不到。』葉欣蝶悠閒地轉動著方向盤,車速也不是很快。

『那你還買!』

Come onIt's Lamborghini Huracan!不好開我就開慢點!大家都要包容Super Car!』也許葉家財力已遠不如陳家,但葉欣蝶的女王氣勢還是屹立不搖。

 

到了葉欣蝶家的泳池大宅,一場盛大的Party才剛剛展開,男男女女脫下了鞋子,坐在游泳池邊,踩踏著水花,一邊忘情地喝著香檳,織羽環顧四周,一下就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面孔:千儷、可桐,千儷身邊帶了一個新面孔,一個面孔還帶著些稚氣的男孩子,叫他男孩子絕不為過。

『嘿!這是我帶來的朋友,也是我的健身教練,叫小五!』千儷搭著那男孩的肩,

『幾歲啊!確定有成年嗎?哇!練的超壯耶!』葉欣蝶打量了一下小五,穿著Under Amour的緊身短袖T shirt和一條鬆垮的牛仔褲,身高目測有一八五,胸膛和手臂的肌肉看起來快把衣服給撐破了。

『我二十了!』小五露出了一個靦腆的笑容。

『很好!玩開心點!我去換點音樂啊!』葉欣蝶拍拍小五的肩膀,就跑去DJ那裡混音了,澤天鞋業的周家公子剛到,立刻吸引了可桐和千儷的目光。一下子泳池旁邊的香檳區,只剩下織羽和小五兩人,

『聽說Lemoncrush是妳先生創辦的?』小五幫織羽倒了杯香檳,攀談起來,

『是啊!我們兩家原本都是以代工為主,我先生想做品牌,所以才有了Lemoncrush。』

『我在雜誌上看過你穿自家品牌的運動服,很好看!』小五讚美道,

『真的嗎?』突然被陌生人,又是這樣俊帥的小伙子這樣奉承,織羽不由得臉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