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千儷和可桐和周家的兩位公子一起來到了泳池旁的點心區,用白色的大瓷盤裝了一些巧克力馬芬和杯子蛋糕,織羽和小五也拿了幾支香檳加入了他們一起聊天,

06年的香檳王taste實在不怎麼樣!』周家大公子抱怨著,只見他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小包物品,

『要試試嗎?』

『大麻!』周大公子顯得很興奮,然後拿出小包裡的捲菸紙,捲成好幾根分給大家,人人便開始吞雲吐霧了起來,這品種相當高端,多葉少梗,香甜不嗆,織羽和朋友去奧瑞岡州度假時抽過幾次,都比不上這回的品質。

 

抽了一會兒,感官忽然覺得有些渙散,但心底的寂寞卻彷彿更深了,織羽拿出手拿包裡的手機,完全沒有紀如曦的隻字片語,沮喪感不禁油然而生。小五就坐在她隔壁,彷彿想要抓住些甚麼,織羽用力抱住了他,小五也輕輕地將她環抱,兩人開始熱吻了起來。炙熱的體溫將他們包圍在火裡似的,兩人一起跳進了泳池,其他賓客也顯得玩興大發,他們開了一瓶瓶香檳,率性地灌了兩口,然後一股腦兒倒進游泳池裡,酒精揉合著大麻,讓這個世界的色彩換上了萬花筒般的濾鏡,織羽甩了甩濕漉漉的頭髮,抓了條放在泳池旁的大毛巾,包住自己跟小五,兩個人在葉欣蝶豪宅的後院,墊著一條大毛巾。小五抱著她將臉湊向她的胸前,但也許是因為織羽人妻的身分,又顯得有點舉棋不定,織羽扭動著柔軟的身軀反身將小五壓制在下,柔聲問他:

『還在念書嗎?』

『是啊!』

『還有多久畢業?』

『再一年。』

『好,今天提早讓你graduate!』

夜裡的旑妮在草坪上恣意地綻放著…

 

 

翌日, 刺眼的陽光照向了陳織羽,她不情不願地甦醒過來,伴隨著劇烈的頭痛。

『大小姐,你終於醒來啦!』葉欣蝶端了一碟澆上楓糖和糖霜的pancake和濃縮咖啡,來到織羽面前。

『天啊!現在幾點了?』陳織羽沒戴錶的習慣。

『快十二點囉!』葉欣蝶看了看手上的Cartier腕表。

『天啊!』陳織羽連忙從手拿包裡拿出手機,竟然完全沒有紀如曦的來電,很好!

『我開車送你回去吧!看你昨天喝了不少!』

『不用了!我叫司機小楊來就好!』受夠藍寶堅尼了,陳織羽現在只想坐在舒適的BMW7裡面。

 

東方飯店正在舉行一場豪門婚宴,安宇金控公子迎娶二勤金控千金,由於周杭的天買網與安宇金控在電子支付上正進行著許多合作,這種大喜之日自然不能缺席。周杭難得穿起了筆挺的黑色西裝,繫上淺藍色領帶,甚至配戴了銀色的子彈型精緻袖扣,這些都是黎詩前天為他親手打點的。

『真的不陪我去喝喜酒?』周杭抓著黎詩的手,

『不了!像你這種鎂光燈的焦點,我才不想捲進去呢!』黎詩繼續專心地幫周杭繫好領帶。

『好吧!我會盡早回來,帶你喜歡吃的檸檬奶油醬思康餅。』周杭捏捏黎詩的手,微笑地出了門,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前幾個月看起來還土裡土氣的周杭現在一整個俐落時尚了起來,細看甚至覺得這個年輕人眉清目秀,但一開口說起話來又是一頭一腦的鬼點子。

 

喜酒總是不會準時開桌的,周杭在門廳口應記者要求硬是拍了好幾組合照,接待處旁有個嬌俏可愛綁著馬尾的服務人員,也湊向了周杭:

『周杭先生,我可以跟你拍張照留念嗎?』

『好啊!』

於是馬尾妹便開心地拿起手機自拍,正要按下拍照鍵,一個工作人員搬運著喜餅經過,不小心一個踉蹌竟把接待處的小桌子撞翻了!

『哎呀!弄得亂七八糟的!』馬尾妹懊惱地收拾起來,周杭也連忙協助,此時一樣物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怎麼有包珍珠在這兒?』周杭拿起一個透明薄紗料的小軟袋,一斛珍珠彷彿流浪似的棲息在那兒,

『唉呀,這說來話長…』馬尾妹從紀如晨的婚禮說起,當天同今日是場熱鬧而盛大的婚宴,紀如曦與陳織羽相偕前來,但卻出現了一名女子鬧場,推擠之下斷了一串珍珠項鍊,現場人員就將其撿拾起來了,推斷應該是那名女子所擁有,但因為一直沒人來認領,這斛珠子也就暫時這樣安放著了。

根據馬尾妹的說詞,紀如晨的婚禮日期,是在黎詩初次造訪杭州之前,當時紀如曦的女友應該是黎詩而非陳織羽才對啊!不過對比於陳織羽名媛的身分,黎詩確實不會引起太多的注意,也難怪大家都以為陳織羽才是紀如曦的女伴。

『你還記得你剛剛提到那名女子的長相嗎?』周杭拿起這袋珍珠,再次向馬尾妹確認。

『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好像是長直髮,其他不太有印象耶!周杭先生您認識她?』

『嗯!沒意外的話應該是我認識的朋友,方便讓我交給她嗎?』

『好啊!反正都那麼久沒人認領了,嘿!那最後我們來拍張合照吧!』馬尾妹拿起了手機,周杭也親切地與其合影,他拿起那袋珠子,心裡有了盤算。

 

靜謐的夜晚,躺在寬敞的太妃椅上,織羽覺得自己的筋骨都快散了,昨夜去了小五工作的健身房上了重訓課,之後又在他的車上溫存一番,年輕小夥子的體力真不是開玩笑的。

小五的Audi A3是織羽送他的禮物,她對小五百般寵愛,其實也是對夫婿紀如曦的一種報復,無奈紀如曦現在全部氣力只放在事業,對她不聞不問。跟紀如曦相較,小五真是百般溫柔,各種呵護,指導她做完重訓的各種動作後,總是細心地替她按摩緊繃痠痛的肌肉,備好各種美味又低熱量的餐點讓她填飽肚子,年輕小夥子的情慾總是特別火熱,他倆溫存幾乎是不分地點,健身房廁所、停車場車上,美術館草坪…,想起小五的體溫與肌膚的觸感,織羽不由得臉紅心跳!

與之相較,紀如曦簡直像一塊頑強的冰。直到現在,陳織羽也不解為何她和紀如曦的婚姻生活會變成這樣,在她內心深處,仍期待著來自夫君的懷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孤獨一人在空閨守著,唉!頭有些痛了起來,織羽從抽屜裡掏出兩顆阿斯匹靈,對著外頭嚷著:

『玉姨!幫我拿杯水來!』

約莫過了三分鐘,水來了,但出現在眼前的不是玉姨,而是她那陌生的夫君,紀如曦!

他穿著羊毛厚料長度及膝的大衣,罩著筆挺的西裝,繫著灰色的領帶,清瞿俊秀的面容,淡淡的橡樹古龍水香氣,讓織羽不禁向前擁抱他。

如曦並不拒絕,他騰出手從公事包中拿出一疊用牛皮紙包妥的物件,開口道:

『你看看吧!』

織羽充滿疑惑地打開牛皮紙袋,裡頭盡是一張張使用大砲以各種角度捕捉的偷拍照片,全都是她與小五的溫存畫面,雖然不甚清楚,但臉部輪廓清晰,甚至有一張她身著Lemoncrush最新款黑色貼身訓練服,在那台Audi A3車內躺著,小五用隨身攜帶的瑞士刀剪開她領口,露出白嫩酥胸的香豔畫面,陳織羽不由得一身冷汗直流。

『這些東西你那裡來的?』織羽顫抖著開口,

『「尋周刊」寄給我的,明天是他們出刊日,會刊出這些照片,而且也會作為封面。』紀如曦冷冷地看了陳織羽一眼,繼續說道:『我已經拿了三千萬現金給他們,希望他們不要刊登,但他們拒絕,只肯拿掉那些尺度太過份的照片。』

織羽頓時覺得世界天崩地裂,不知該說些什麼,她突然一陣惱怒,把玻璃杯的水潑向紀如曦:

『會有這種結果,不也是你造成的?要不是你娶了我卻對我不聞不問,我又怎會向別的男人尋求慰藉!』

紀如曦甩了下濕漉漉的髮絲,從更衣間裡拿出一條大毛巾慢條斯理地把自己擦乾,

『紀如曦,難道你要跟我離婚嗎?你不要忘了,我們之間的關係盤根錯節,你要是真要切割我,對你的事業一點好處也沒有!』

『我有說要離婚嗎?』紀如曦用毛巾包住了頭,坐在太妃椅的另一端點起了雪茄慢慢地抽了起來,然後從口袋拿出一小包東西來,

『你別急,我也有話要告訴你。』

紀如曦打開了那個小紙包,裡頭是一個塑膠夾鏈袋,裝著一只驗孕棒,鮮明的兩條紅線怵目驚心,

『我的秘書語心懷孕了,我很清楚這確實是我的孩子,已經十一週了,也做過DNA檢測。語心的生活我會處理,從現在開始你必須關在家,直到這孩子出生,我要認養他,成為我們的孩子。』

『你瘋了!那雜誌明天就要刊登照片,你還叫我假孕,你…』織羽原本想要斥責紀如曦跟語心之間的不倫關係,但仔細想想自己也沒立場又把話吞下了。

『雜誌的事我還沒說完,「尋周刊」裡頭的總編是語心的舅舅,他答應我若再奉上七千萬現金並且好好照顧語心,這條新聞他可以不登,所以,為了你自己的名譽,你就照做吧!』

『你…』織羽覺得如曦不僅態度冷的像冰,心腸硬的程度也和冰差不多了。

『不只這樣,還有件事我得麻煩你去做,照片在我手上,如果你確實做到,這新聞就不會發佈,你還是我的嬌妻,未來,我們一家三口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什麼事?』陳織羽咬著牙問道。

紀如曦冷笑了一下,說出最後的條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