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00157.JPG

視察米舖,是關尚雲每日必定執行的工作,這天照例,他依照著既定的行程巡察所屬的米舖,有時遇到面生的夥計,他還會

喬裝成買米的客人偵查其盛裝米的過程是否老實,這天來到長祿街的店鋪,踏入熟悉的店門,上前招呼的竟然是一個靈秀標緻的姑娘!

 

『客倌你要買什麼米?』這姑娘穿著一身寬鬆的赭紅綢料旗袍,烏亮的長髮梳成一個雲髻,眉目之間充滿無限風情,膚白勝雪,一雙深邃的明亮雙眼,光芒像狼一般,總覺的殊異於尋常姑娘。

『關老闆!你來啦!月如!還不快去泡茶,要最好的,紅罐子裝的烏龍。』米舖的掌櫃童予良殷勤地前來招呼。

『是!』那名名喚月如的姑娘立刻福了福身,退下去泡茶,關尚雲的眼光也緊緊跟著她的背影。

『這個月如,是打那兒來的啊?』

『她啊,是我從某個農家買的人,聽那個莊稼漢說,她自小就是孤女,也不知是那兒的人?內人起初不喜歡她,嫌她長相太妖氣,但我覺得她機靈懂事,店裡又缺人手,便用下了。』

話語剛落,月如已經娉娉婷婷端了茶水過來,同時在桌上擺上了些許月牙酥餅。她手腳俐落,輕巧地替客人在小巧的茶碗裡斟茶,細白的手腕上戴著簡單紅絲繩串金元寶,愈加襯的她青春可人,關尚雲不禁看呆了。關尚雲風流之名可說是遠近皆知,善於察言觀色的童掌櫃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喝了兩盞茶,他便向月如發了指令:

『月如,關老闆對這帶不熟,這會兒米店沒事,你去幫襯一下指個路吧!』

 

就這樣巧妙的一個緣分,關老闆收了白月如作為第五房姨太太,從此家裡永無寧日。

 

說也奇怪,前四房太太在大房薛潤妍的管束下,至少維持著表面上的和諧,但第五房太太一進門,卻是四人一條心地排擠她,也許是出身不同使得白月如受到輕視,亦或是她孤僻的個性與她們不合,總之為了家庭的和氣,關老闆只得在洋樓外圍又建了間小屋,供月如居住,也因此,年紀尚小的允文、允武還有尚在襁褓時期的允捷、允安,對於第五房姨太太的存在可以說是相當模糊,甚至是一無所知。而一年後發生的一件大事,更是將白月如的存在從此從關家歷史中抹去。

 

關尚雲在關允文四歲那年因為肺炎而死去,深謀遠慮的他在臨走之前由律師協助留下了遺書,由於關尚雲根深蒂固覺得家族賣地是衰敗的象徵,因此根據他的遺言,關家永不許變賣土地資產、不得分家。隨後由律師主持進行了資產股份化,將股份依照以下指示分配:

關允文47.5%,關允武17.5%、關允捷17.5%、關允安17.5%

並且賦予關允文擁有股票紅利運用分配的權利,當然,在這些孩子尚未成年之前,這些權利皆由他們的母親代為執行,管家張叔為遺囑執行及監督人。自此,關家進入由大房薛潤妍當家作主的時代。

 

關允文放學回到家了,從父親去世那年開始,晚上便只有母親薛良潤、管家張叔陪著一同用餐,母親不再讓他和允武、允捷、允安一同作息,

『你未來是整個家族的大家長,那些兄弟都要聽令於你,保持一點距離才能樹立威信。』

家族事務繁忙,每天晚餐時間,張叔和母親常在偏堂裡撥算盤、看帳到深夜,因此允文更常是由負責廚房的慶嬸陪同用餐的。

『少爺,今天有你喜歡的黃豆豬蹄跟蚵仔蛋,多吃一點啊!』慶嬸溫柔的笑顏,比薛潤妍更像一個母親。

關允文自上學後,便把大部分心力放在課業和學校活動上,傑出的表現讓他能稍稍獲得成就感,他在學校是不折不扣的風雲人物,抽屜裡總是滿滿的情書,但學校裡那麼多女孩卻沒有一個讓他動心。

 

也許是小時候聞那些胭脂水粉聞到怕了,自小有記憶以來母親每天都是嚴妝麗服,二太太林碧站在一旁恭敬地幫著她梳妝,細心敷上玫瑰香粉、塗上櫻色的胭脂、最後再將茉莉花髮油仔細地塗抹在頭髮上,梳成一個端莊的如意髮髻,二太太自己也是謹守禮儀,只用比薛潤妍淺上一號的胭脂化妝,再由婢女協助梳上一個較小的葫蘆髮髻。三太太跟四太太就不同了,她們倆自成一格,齊肩的頭髮用鉗子燙成彎度分明的波浪,敷上雪花粉、點上顏色最紅的胭脂,又紋了又細又彎的柳葉眉,抹上一身濃郁的梔子花香油,每回她們來向母親請安,那股嗆鼻的花香都叫關允文難受不已。

 

不知道父親為何娶了那麼多如花似玉的姨太太,他只想經營一段樸實無華的感情。

 

阿狗賣完了飯糰趾高氣昂的回到市場飯糰攤子前,阿桃嬸立刻一頓好罵:

『死囝仔!去了那麼久,還不快過來幫忙盛豆漿!』

阿狗立刻快手快腳地幫客人把大鐵鍋裡的豆漿盛入他們自己攜帶的小鐵桶中,然後和阿桃嬸提出新的訴求:

『媽,我要去讀冊!』

『吵死了!賣飯糰的小孩讀什麼冊,老師算錢有我快嗎?』

『我又沒有要一輩子賣飯糰,而且我聽賣魚張仔說現在有什麼國民義務教育?你不讓我去,你會違法的!』阿狗用著可憐兮兮的眼神盯著阿桃嬸,她只好投降了。

『好啦好啦!還沒給你報戶口,下午要先去趟戶政事務所。』

 

到了戶政事務所,櫃檯的人員先狠狠的訓斥了阿桃嬸一頓,責怪她怎麼讓這孩子當了七年的幽靈人口,然後才開始幫不太識字的阿桃嬸填寫資料,

『這孩子生日幾月幾號?』

『九月九號吧!』這正是阿桃嬸撿到阿狗的日子,

『叫什麼名字?』

『阿狗。』

『這位大嬸,這名字是要跟人一輩子的,請不要亂取好嗎?』

『他就叫阿狗啊!林狗。』

戶政人員一臉無奈,最後在文件上寫上了:「林苟」,母親:「林春桃」這幾個字,也算是勉強交差,他將一張姓名卡交給阿狗,親切地說:

『以後這就是你的姓名,雙美小學就是你今後就讀的學校!』

將戶籍和學籍的事情搞定,阿狗終於可以如願上學!阿桃嬸只給他一個任務,七點鐘要先去把五十個飯糰賣完,然後再去學校。

原本阿桃嬸覺得這是個難度有點高的條件,可是阿狗卻每天都順利達成,讓她好生疑惑。

 

『允文哥,我來了!』阿狗扛著大大的藍色棉布包袱,裡頭裝著五十個飯糰,在圍牆外大喊。正在暖身的關允文立刻跑過來,從運動服口袋掏出幾張鈔票給阿狗。

『這是一個月份的飯糰錢,先給你。』

『謝謝!』阿狗一邊點鈔一邊眉開眼笑,將一大包袱的飯糰遞給關允文,關允文對著身後的同學示意了一下,飯糰立刻被分送給眾多的同學們。

『要來一起踢球嗎?』關允文摸摸阿狗的頭,這個弟弟柔軟的頭髮和深藍色的眼睛讓他想起很小的時候家裡曾經養過的一隻白貓,但後來不知怎麼的失蹤了。

『不了!我現在上學了,在雙美國小!』阿狗指了指青遠路尾的雙美國小,他嚮往已久的地方,然後蹦蹦跳跳地離開。

 

校園生活似乎沒有阿狗想的那樣有趣,一兩個月過去了,班上盡是一些還在流鼻涕的小鬼,讓他好生無趣,他原本以為上了學就可以變成像關允文那樣氣派的大哥,但看了看六年級的那些學長,好像又不是那個回事,根據他的觀察,關允文博學多聞、衣著不俗,上下課皆有司機接送,還能每天買下他的飯糰,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他很有錢!那我也來賺錢吧!於是阿狗便開始了他的小事業。

 

阿狗每天賣飯糰的錢都是一分不差的上繳阿桃嬸,想要創業沒有本錢可不行,但阿狗只是個孩子,那來的資本?於是他將腦筋動到那些市場叔嬸給他的零食上,他把沙士糖、黃金酸梅糖、巧克力糖球、嗶嗶糖,還有紅通通的魷魚乾,用廣告紙包成一包包的零食口袋,用一包三元的價格在班上販售,由於福利社只販賣牛奶、包子、果汁等健康食物,因此阿狗的零食口袋大受歡迎,終於攢到了一些零用錢,到了三年級時,他已經成為雙美國小手頭最闊綽的兒童,可以自己隨意地買些衣服、文具,升到五年級時,阿狗還找了間較摩登的美髮院染了一頭黑髮,讓一項採取放任教育不太管他的阿桃嬸大吃一驚:

『夭壽喔!看過有人黑毛染成金毛,沒看過有肖年仔還特地染黑髮的!』

『哎呀!這樣跟大家一樣比較好!』阿狗撥了撥自己帥氣的新髮型,顯得很滿意。

 

升上高年級後,坐在阿狗旁邊座位的女孩,名叫唐荔,人如其名,生的甜美可人,活潑好動,她發現阿狗向低年級同學販賣零食口袋後,隨即表達了她對這門生意的看法:

『你已經是高年級生了,該做些更大的生意!』

『比方說呢?』阿狗好奇地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

『主動了解大家需要什麼,然後外表包的好看一點,讓我參一腳吧!』

於是家裡開文具店的唐荔也加入了阿狗的生意。

他們進貨了蠶寶寶、指南針、手套、針線、響板、直笛等等物資,凡是小學生會用到的東西他們都批,並且由唐荔進行包裝,讓每樣商品都能體體面面出貨,阿狗負責搬送,唐荔負責記帳,兩人可以說是合作無間,其中做的最大的是蠶寶寶生意,阿狗有蠶蟻、幼蠶、成年蠶、結繭的蠶、破繭的蠶,甚至還有蛾,充分符合學生做作業的要求,這點讓夥伴唐荔佩服不已,其實都是丟給阿桃嬸養的。

『死囝仔,你學校怎麼一天到晚叫你們養蠶!』阿桃嬸一邊處理桑葉,一邊咒罵,

『啊就老師說的啊!老師最大,你就逗腳手一下啦!』阿狗嘻皮笑臉的說。

俊美之中又帶有神秘感的阿狗在學校非常受到注目,但唐荔總是在他身邊,因此暗戀他的女生從不敢越雷池一步,唐荔很享受這種可以光明正大待在阿狗身邊的感覺,不過對於還沒體驗過愛情三味的阿狗來說,唐荔就是個特別好的朋友和生意夥伴。

 

升上國中,阿狗和唐荔理所當然地也就讀了同一所學校,對於生財,阿狗又有了新的想法,某天放學,他約了唐荔一起吃飯,地點是學校附近大家常吃的大滷麵。

『今天發生了甚麼大事,狗爺竟然請我吃飯。』唐荔心情顯然很好,嘴唇上擦了一點玫瑰色的潤色護唇膏,臉上還撲了些蜜粉,雖然她跟阿狗認識那麼久了,但除了上學時間以外,他們幾乎沒有什麼單獨相處的機會,進貨送貨都是由阿狗自己獨立完成,因此今天這頓晚飯十分難得。

『你今天看起來怎麼那麼白?是不是有化妝啊?』阿狗做勢要去捏唐荔的臉,

『那有!討厭耶!走開啦!』唐荔慌張的撥開阿狗的手,

『好啦!不鬧你,我想跟你商量這一期的利潤我們先不分配,拿來做新的生意!』

『什麼生意?』

『印刷精美的商品目錄,放在每班的教室,讓大家挑選大家自己想買的東西,這樣可以勾起更多購物慾望,統計好我再去批貨送貨。』阿狗說著自己的構想,其實就是未來「郵購」的雛形。

『所以需要一筆資金來印刷目錄囉?』

『對!吃完飯我們就去找印刷廠!』

果然不是約會的一頓晚飯很快就吃完了,兩人立即開始進行印刷廠的探訪,起初印刷廠以為他們是要印什麼環保小市長的選舉海報,後來才知道,這兩個小傢伙竟然是想要做生意,不由得哈哈大笑。

『哈哈哈!你們這兩個小鬼頭,想要學大人做生意,我怕你們虧錢虧到回去找媽媽!』

『別廢話,幫我們開版就是了!』

『開版的話,一次至少要一千份喔!』

『一千份!』唐荔聽到這個數字,不由得咋舌,阿狗也沉默地思考了一下,

『好!就先印一千份!』一邊從口袋裡掏出訂金。

 

回程途中,阿狗低著頭走回停腳踏車的地方,唐荔在旁碎念著:

『你瘋了啊!一千份耶!怎麼消化的完?』

『我有想法!』

『什麼想法?』

『你不是說要擴大市場嗎?我打算多鎖定幾個學校,這附近的周邊學校我都來跑。』

看著阿狗挑了挑眉,湛藍色雙眼明亮的光芒,唐荔不由得靜默了,當阿狗想做甚麼事情時,是沒有人可以阻擋他的。

『好了,有點晚了,我送妳回去吧!』阿狗指指腳踏車上的火箭筒,

『煩死了!也不裝坐墊!』唐荔抱怨了一下,但似乎又很高興地站上了火箭筒,將手搭在阿狗的肩上,這溫暖的接觸讓唐荔的心跳得飛快,這歸程的路怎麼那麼短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費小娜Light Life 的頭像
費小娜Light Life

費小娜的小食袋

費小娜Ligh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